话点 言语峰

有一个地方我们都知道

原创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6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我家住在一个在地理上来讲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它虽然是陕西省的地界,可是气候、饮食、方言等等全和外地人眼中的陕西人大相径庭。不是关中糙汉,不听西安城墙根下老头们扯着嗓子唱秦腔,不是一碗面吃的一头汗。总之,我们不像陕西人。

我们与关中平原隔着一道秦岭。想要去我们的省会城市西安要坐车走高速长达四个半小时之久。我们管米皮叫面皮。气候湿润,适合种植水稻。所以我喜欢吃大米。我在西安生活过一阵子,面对铺天盖地的面食,就像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到了一个只吃肉的地方生活一般——不是自己选择吃什么,而是压根儿就没有选择。在地图上来看的话,我家的位置几乎挨着四川广元。我的四川朋友说,你们其实就是四川人,吃的也是偏川菜口,口音也偏向,只是若干年前国家划分省份的时候因为四川已经有了重庆等一大块地方了,而且你们又距离四川省会成都那么远,索性就把你们归到了陕西省。后来我仔细琢磨过,虽然我们距离成都比较远,但是要是测量一下,我们距离西安也不近呐。通往西安的高速07年才通车,要知道我们以前去西安走国道可是要走整整一天一夜。因此,我对她这个说法,也是不置可否。当时这么琢磨完就觉得我们这里也真是挺背的,感觉给谁谁都不要一样。

 

我有一次去青海玩的时候,当时住在西宁一个青旅。几个也住这家的男男女女晚上都在院儿里侃大山。因为我住在多人间里,屋里抽烟不太合适,就趴在二楼走廊栏杆上抽烟。他们正好在我底下聊得特别嗨,然后一哥们就抬头瞅到了我并吆喝我说一起下来聊会儿呗。我心想反正也睡不着,就聊会儿呗。而且不是说住青旅就是一帮子人围坐在一起吹牛逼嘛。所以,我就加入了他们。聊天的内容无非就是以某一两个普通话掺杂不知道哪儿口音的男生,谈自己去了多少地方,路上碰到过什么漂亮的姑娘并且千方百计最终睡了的励志故事。中间偶尔夹杂一些段子来调节气氛,因为这样能惹得在坐的姑娘们哈哈乐,说不好晚上就可以发展一下。我记得中途有一阵儿我实在听不下去有个不停叨叨的男生的普通话了,就插了一句,你哪儿的人啊,我怎么听不出你口音。然后他就告诉我说我是服男(湖南)的啊。结果,大家就都笑了。他仿佛有点害羞,便不甘的回问我相同的问题。我就告诉他我是陕南人。对,我说我是陕南人。

 

爱出门玩的人,也许你听过云南,甘南或者黔南。这些地方要么以少数民族为主,要么以独特的风景与地貌或者文化引人入胜。但是,陕南,有什么?我们这里不是少数民族,也没有特别的地貌与风景名胜。不过,抛开地理因素的原因,我想之所以我和我身边的人都说自己是陕南人,究其缘由也不过是和谁都不挨着吧。至此,围坐在一起聊天的人仿佛有了更加新颖的话题,即对我这个陕南人展开了激烈讨论。

 

我感觉自己像是文革被批斗的牛鬼蛇神一样。就差戴个高帽跪在中间,接受众人的指责与批判。大家山呼海啸般的问题向我袭来。问我的吃,问我的穿,问我河流有几条,问我山川有几座,问我家禽类型,问我人口的出生情况,最令我费解的是竟然有个男生问我道德风气什么的。什么男人对婚姻忠贞与否,喜不喜欢结婚之后还在外边搞女人的等等等等。我觉得我从来没有同时被这么多人关心过,我一时被关心的晕头转向。刚解答了这位饮食上的清淡,立刻话锋一转要回复另一位的关于家禽类别划分。至此我对青旅的好感全无,我甚至一度觉得这些人把上学时期的好奇心与爱问问题的好习惯全都留到了现在。谈话的最终结束,还是在坐的某位女性说困了要去睡了,至此,方才作罢。

 

我国的第一部电影《定军山》,讲述了《三国演义》中第70至71回蜀汉大将黄忠刀劈曹魏大将夏侯渊的故事。这部电影名字的原地址便是在我家这里。无奈这部电影是以京剧的形式呈现出来的,遂至今未完整看完。在三国时期,这片地区是魏蜀交战的战场,诸葛孔明的种种神机妙算均在此地得以展现。不过,历史对于现在人来讲,就是脚下的黄土。使劲跺一脚,飞起一阵尘土,不出太久便依然尘归尘,土归土。现如今,这里成了本地人周末出游,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地方。常能看到,衣着完全不是登山轻便之装的男男女女们,手拉着手,挂着笑容,信步于登山石阶上,情到浓时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长眠于山下墓冢的诸葛孔明便一次次的见证这些伟大的爱情屹立于曾经兵荒马乱的战场之巅。古人的生活受着朝代的更迭所导致的种种杀伐影响,家与情爱便都是迅速埋没在生与死之间的路途上。而今呢?或许生死不在明了,家与情爱便成了你我之间的最大杀伐。

 

有段时间在西藏的时候,极喜欢一座寺庙。闲暇时,便开车去往这座距离拉萨市60多公里处的地方。拜佛通常宜于起早。冬季的藏区游客是很少的,在国道上行驶时极少碰见来去车辆。视野开阔到远方雪山与天的界限,干净的阳光就铺在大地之上,一路相随。寺庙之中有时身穿绛红色僧服的僧人会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和你闲聊几句,大多首句便是你是从哪里来的。藏区的某位僧人师傅曾对我说,家乡对于一个人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你的出生皆因这环境中所有因果具足,你的生命中包含的气息皆带着这里的一切而存在。自认为才疏学浅,对于佛学这浩瀚通达之理无法了悟,但是字面意思所带给我的便是归宿二字。

 

近日来,家中又到了一年一季的栽种水稻的时候。虽然,大部分儿时所见的田地已被开发商们用水泥覆盖大半,但老辈儿的种植根源,如同农历节气的划分一般,春耕秋收,万物生长。循环往复便是生命中至诚至信的存在。

年轻人可能还在忙着谈恋爱,就像入夜时分的水稻田地一般,此起彼伏的蛙鸣,欢腾着、跃动着。火车沿着夏季灌溉水渠旁边的轨道,延伸出去。不似城市的夜,灯火辉煌,人车与共。时而犬吠声,时而莫名鸟叫声。一切万物,归于——我家。

 

 

 


0条回复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