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Peter Mendelsund:阅读,思考,设计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3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来源:做書


LAYVVntI.jpg


他做过30多年钢琴演奏家,陡然转行从事设计十余年,为600多本书籍设计封面,认为通读作品才能做出好设计;他被誉为当下活跃着的最杰出的设计师之一,他赋予书籍第二次生命,他的设计也意味着市场价值;今年,他又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和随笔集。他就是 Peter Mendelsund,阅读思考不止,设计灵感无限。


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书籍设计似乎都只在几个角落里兀自繁华,大部分书店的书架上展露的封面,或平淡无奇,或哗众取宠,或千人一面;加之电子书的兴盛,对包括封面在内的书籍装帧设计真正关注的人群越来越少。不过这并不会使设计师的热情消减,反而让一些术业有专攻的设计师得以大展才华。Peter Mendelsund 就是其中一位。


在中国,Mendelsund 的名字并不如其他设计大师响亮,知道他是 Knopf 出版集团的艺术副总监、Pantheon Books 的艺术总监的人不在多数,但他设计的这些书籍封面对读者来说应该都不陌生:

2d59e64bc311abce.jpg

斯蒂格·拉森《龙纹身的女孩》,本·马库斯《烈焰字母》,Vintage 出版社。图:covers.petermendelsund.com


5ba169a17971aff0.jpg

大卫·米切尔《骨钟》,兰登书屋;余华《十个词汇里的中国》,Vintage 出版社。图:covers.petermendelsund.com


29aae92bf41aa297.jpg


詹姆斯·乔伊斯作品系列,Vintage 出版社。图:pbs.org


8ce0ab8aeca78a7c.jpg

西蒙·波伏娃作品系列,powerHouse 出版社。图:pbs.org


而在国外,即使不知道他的大名,他的封面也是大小书店里寻常见。至今他已经为600多本书籍指导或设计了封面,《纽约时报》称他为「如今活跃着的最顶尖的设计师之一。」如果这样的评价太笼统,那么还可以说他是自己设计理念的践行者:在他看来,好的封面应当形式优美,新颖独特,引人注目,并忠于它呈现的文字主题。他所设计的书籍,均因这些特质而大大提升了市场价值。


今年,Mendelsund 遇到了意义非同寻常的设计项目——他自己写的书。两本。


b92575b0e1be9acf.jpg


Peter Mendelsund 手持《Cover》封面上的红皮书。图:《纽约时报》


485add77d491c049.gif


《Cover》封面。图:Jacket Mechanical


d9c452d12a5b8da1.jpg

《Cover》封套。图:Jacket Mechanical


第一本由 Knopf 集团出版的《Cover》,顾名思义,是他对自己11年来封面设计作品与心得的回顾。书中收录了300多幅他设计的书籍封面、手稿和随笔文字,包括未被采用的作品。有趣的是,Mendelsund 不是设计科班出身,他从小学习音乐,做了30多年钢琴演奏家,从未料到自己会成为书籍设计师。做演奏家并不富裕,当他与妻儿挤在狭小的公寓中,怕影响女儿休息而无法练琴的时候,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转行。与妻子冥思苦想斟酌许久,他觉得也许能去找一份简单的设计工作。通过家人的朋友的关系,他糊里糊涂地被介绍给著名的封面设计师 Chip Kidd 见面,顺便带上了自己设计的一些音乐专辑封面。尽管他从未受过专业设计训练,但 Kidd 一看见他作品中索所展现的潜力,就果断将他引荐给了 Vintage 出版社的艺术总监 John Gall。从此 Mendelsund 展开了全新的道路。


从卡夫卡、乔伊斯、陀思妥耶夫斯基、福柯、胡利奥·科塔萨尔等大师之作的改版,到斯蒂格·拉森、本·马库斯、大卫·米切尔、铃木光司的新作包装,Mendelsund 以他标志性的风格诠释每一本书。他善于使用单纯的文字、几何图形、色块、简明的图像等作为设计的手段,尤其喜欢用文字设计作为封面的主要元素。Chip Kidd 就评价说,对于 Mendelsund 而言,设计是易如反掌之事,他简直就像 Paul Rand 或者 Alvin Lustig 这些大师的「私生子」。事实上,后两者的现代主义风格对 Mendelsund 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看多了他的封面设计,甚至能「见书识人」。尽管如此,他的设计并非千篇一律,你时常能看到他娴熟地变换不同流派的手法,剪贴、手写、 复古、摄影……作品仿佛不是出自一人之手。但共同点在于,他从不走套路,素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作品。


bdc6a01bb5b1abca.jpg

挪威惊悚作家尤·奈斯博(Jo Nesbø)作品,Knopf 出版集团。图:Jacket Mechanical


7d00cbcb6e86d9a7.jpg


经典著作系列。图:Jacket Mechanical


c14550f2d24837fa.jpg


铃木光司作品,Vertical 出版社。图:covers.petermendelsund.com


从某种角度看,Mendelsund 独到的设计眼光不是依靠专业技巧,而是源自他对作品本身的理解。他酷爱阅读,对于每一本将要设计的书,他都要从头到尾通读。他曾在多个访谈中提到:「身为封面设计师,最关键的是要做一个勤恳的读者。如果你没有好好读这本书就随便搞了张图放在封面上,恐怕是无法呈现这部作品的。」「我总是从阅读书稿开始……我的工作是从视觉角度实现作者的思想,将它转译到封面上。」


或许这套色彩鲜亮的卡夫卡作品系列最能体现 Mendelsund 作为一个读者的视角。身为卡夫卡的忠实读者,他认为这位作家被人们过度标签化了,其实卡夫卡的一些作品「有其独特的趣味」,例如《变形记》尽管主题灰暗却采用了谐谑的形式。而如果他能将封面设计变得更有趣、更生机勃勃,那么读者将会把这种基调带到阅读体验中去。


53ad24d22fb250bc.gif


卡夫卡作品系列,Schocken 出版社。图:Jacket Mechanical


c7e970aee543e981.jpg


纽约地铁上手捧《审判》的阅读者。图:摄影博客 Under Ground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而在阅读的过程中,作者的思想究竟以何种图像、符号或别的视觉形式呈现在他的脑海中?同时身为读者和设计师的他开始在博客上记录这些心得,日积月累,成为了他的另一本书《What We See When We Read》的内容,由 Vintage 出版社出版。


77eb423792620b23.jpg


《What We See When We Read》内页。图:HuffingtonPost


1b1068bb400bbc26.jpg


《What We See When We Read》内页。图:HuffingtonPost


在 Mendelsund 看来,即使作者的语言再生动精辟,对细节描摹再精致,人物在读者脑海中呈现的形象仍是模糊不清的,譬如读者无法在脑中绘制出一副安娜·卡列尼娜的精确肖像,她的头发是怎样的?她的鼻子?她的眼睛?绝对精确的印象是不存在的。尽管如此,读者依然能够通过有限的线索,在脑海中勾勒出鲜活生动的人物与情节。恰恰是那些语言细节的留白、前后语汇的交叠、更换不定的语境,给了读者(以及设计师)遐想、填补、再度诠释,以及共同创作的空间。就像对音乐的审美,不仅仅是音符构成了旋律,更是那些音符之间的空白决定了乐曲的情感脉动。


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他偏爱采用抽象的视觉元素构成封面,而不用过于具体的形象剥夺读者的想象。那些用女孩照片作封面的《洛丽塔》就是反例。甚至,Mendelsund 会借用看似突兀而不相干的物件来代指抽象的思想,例如下面一系列福柯的作品封面,非常具有实验性,不过这个方案最终被拒了。



1a979ce40b779391.jpg


米歇尔·福柯作品封面设计。图:Jacket Mechanical


谈及给自己这本新书做封面设计,Mendelsund 感叹着实不易。因为全书都在强调,当我们阅读时我们没有真的「看到」意象,那么封面就不应该放置一个可以「看到」的东西。不过他转而又想到,可以用一个图像体现出「欲窥不得」的感受,于是他选择了干净利落的 Walbaum 字体,并在封面中间放了一个小小的锁孔,极简而引人入胜。


560e1cc07441367f.jpg


图:Jacket Mechanical


《Cover》与《What We See When We Read》两本书,仅仅是笔耕不辍的 Mendelsund 产出文字的一小部分。在他的新旧博客上有许多洋洋洒洒的长文,畅谈自己阅读、思考、设计的感悟。他还在 Skillshare 网站上开设了封面设计的课堂,慷慨分享自己的心得。

2条回复

1
杨小山

好鲜艳~

2
荒原

几乎一眼就喜欢上这些设计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