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羊男的圣诞节|村上春树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4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羊男接受创作圣诞节音乐的委托还是盛夏时节的事。羊男也好前来委托的人也好都被夏天穿的羊衣裳捂得大汗淋漓。


盛夏还当羊男实在是件苦差事,尤其对于买不起空调的穷羊男来说。风扇开得团团转,羊男的两个耳朵摇得啪啪响。


“我们羊男协会,”对方拉开一点胸口拉链,让风扇的风吹进里边,“每年选一位富有音乐才华的羊男,请其创作安慰圣羊上人的音乐在圣诞节那天演奏,今年你被荣幸地选中了。”


“这可是这可是……”羊男说。“尤其今年正值纪念上人去世两千五百周年,想请您创作一支与之相符的高水准羊男音乐。”


“那是那是,”羊男搔着耳朵说。


到圣诞节还有四个多月,羊男想,有那么长时间,足以创作出高水准音乐。


“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羊男拍着胸口保证,“绝对创作一支叫座的乐曲。”


然而九月过去,十月过去,直至十一月完了羊男还是未能着手创作羊男协会委托的音乐。羊男白天在附近一家炸面圈店做工,能用来作曲的时间少得可怜。即便这样,每次弹起那架破钢琴时,住在一楼的房东太太都必然上来咚咚敲门。


“吵死人了,还不停下!电视声都听不见了!”


“实在对不起。不过这也只到圣诞节为止,不能请您多少忍耐几天么?”羊男战战兢兢地说。


“说哪家子傻话!”房东太太厉声喝道,“有意见就给我出去。光是让你这怪模怪样的人入住我都够丢人现眼了,可别再给我找麻烦!”


羊男黯然神伤地盯视日历。到圣诞节仅仅剩下四天,而承诺的音乐却一小节都未写出———弹不成钢琴。


午休时羊男正愁眉苦脸在公园里吃炸面圈,羊博士从眼前经过。“怎么回事呀,羊男君?”羊博士问,“无精打采的嘛!圣诞节快到了,这样子怎么成啊!”


“所以无精打采,就是因为圣诞节的关系。”接着,羊男向羊博士一五一十诉说一遍。


“唔唔,”羊博士捋着胡子说,“那么,我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真的?”羊男显得半信半疑。“真的。”羊博士说,“傍晚六点到我家来,我教你一条妙计。不过那肉桂炸面圈可否给我?”没等羊男答应,径自抓起炸面圈大口小口吃个精光。



这天傍晚,羊男拿六个炸面圈当礼物来到羊博士家。羊博士狼吞虎咽一口气干掉六个炸面圈中的四个。


干干净净舔罢手指,羊博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厚墩墩的书,封皮上写的是《羊男的历史》。


“那么羊男君,”博士郑重其事地开口了,“大凡有关羊男的情况这里面无所不有,你为什么无法创作羊男音乐的原因也不例外。”


“我说博士,原因早已明明白白:因为住处的房东太太不准弹钢琴。”羊男说,“只要准我弹钢琴……”


“好了好了,”羊博士摇着头说,“不是那样的,不是说一弹钢琴就能作出曲来。这里面有更深层次的缘由。”


“这话怎讲?”羊男问。“你在被诅咒。”羊博士压低嗓音。“被诅咒?”“一点不错。”羊博士连连点头,“唯其被诅咒,你才弹不得钢琴作不出曲。”


羊男哼了一声,“怎么又遭到什么诅咒了?又没干缺德事!”


羊博士啪啪啦啦翻动书页,“六月十五日你莫不是没抬头看月亮?”


“都五年没看什么月亮了。”“那么,去年平安夜你莫不是吃带洞的东西了?”


“炸面圈每天中午都吃的嘛。至于平安夜吃的什么炸面圈自是记不确切,不过……反正吃了炸面圈是不错的。”


“带洞的炸面圈吧?”“嗯,那倒是的。说起炸面圈,一般都开洞洞的嘛!”

“那就是了,”博士频频点头不止,“你因此惹咒上身。你毕竟也算是羊男,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不得吃带眼儿的食物这点总该知道吧?”


“压根儿没听说过。”羊男惊讶地说,“到底怎么回事呀,那个?”


“居然不知道圣羊祭灵日,万没想到。”羊博士也惊讶起来,“近来的年轻人什么都不知道。你当上羊男的时候也该去羊男学校学了不少东西才是。”


“啊,那倒是。不过学校里的功课我不怎么做得来的。”羊男咔嗤咔嗤搔着脑袋。


“喏喏,你就是因为马虎大意才落得这个下场的。伤脑筋的家伙啊!也是因为得了你的炸面圈,我就指点你一下吧。”羊博士说,“听着,十二月二十四日既是平安夜,又是圣羊祭灵日。具体说来,这天是圣羊上人半夜走路时掉进地洞不幸去世的神圣的日子。所以这天不得吃开洞的食物———自古以来就规定得清清楚楚。通心粉啦鱼肉筒啦炸面圈啦鱿鱼圈啦元葱圈啦,统统吃不得的。”


“有一点还请指教:为什么圣羊上人半夜走路?为什么路上开有地洞?”


“那个我也不知晓,毕竟两千五百年前的往事了,哪能一一晓得。总之这么定下来的,就是所谓规矩。知道也罢不知道也罢,坏了规矩就要遭受诅咒。而一遭诅咒,羊男就再不成其为羊男了。你作不出曲的缘由就在这里,懂了?”


“麻烦透了!”羊男顿时心虚起来,“没有解咒的办法么?”


“呃———,”羊博士说,“解咒的办法并非没有,问题是不那么轻而易举。这也可以的?”


“不怕,干什么都可以,但请指教。”


“办法就是你自己也掉进洞去。”“洞?”羊男说,“掉进洞?什么洞?

是洞就行?”


“休得胡说,是洞就行———哪有那种便宜事!用来解咒的洞多大多深是早已规定好的。等等,这就查查看。”


羊博士拿出一本名叫《圣羊上人传》的破破烂烂的书,再次啪啪啦啦翻了起来。


“呃———,唔,就这儿。说的是圣羊上人是掉进直径两米深二百零三米的地洞里离世的。这就是说,要掉进同样洞里才是道理。”


“可是,我一个人哪里挖得出二百零三米深的洞,况且掉到那么深的洞里,岂不没等解咒就没命了?”


“等等,还没完。‘想解咒者洞深不妨缩减为百分之一’。就是说,两米零三厘米也是可以的。”


“啊,太好了,那问题不大,挖得了。”羊男如释重负。


第二天羊男在房后空地挖起洞来。用卷尺量着尺寸,挖出一个直径两米、深两米零三的地洞。


“唔,这回可以了。”说着,羊男拿树枝盖上洞口。



平安夜很快到了。羊男从炸面圈店拿回几条没有洞的油炸麻花塞进背囊。又把钱夹和小手电筒揣进羊服胸袋拉上拉链。


深夜一点,周围人家的灯都熄了,空地漆黑一片。没有月亮,看不见星星,连自己的手都看不见。


“黑成这样子,难怪圣羊上人都掉进洞去。”羊男喃喃自语着用手电筒找洞。但由于天太黑,怎么也找不到。


“糟糕,马上就一点十六分了。万一找不到洞,就要等到明年平安夜。那可如何是好……”正说着,脚下地面突然消失,羊男跌进洞里。


怕是白天有人把洞盖撤走了,羊男跌落当中想道,笃定是房东太太干的。那个人,专门和我作对!如此想罢,羊男转而觉得有些不对头:自己仍在跌落!洞深不过两米零三,到洞底不至于花这么长时间呀!忽然“咚”一声响,羊男摔在洞底。洞深不可测,却不觉痛,莫名其妙。


羊男摇摇头,打算用手电筒四下照一照,但手电筒不见了。


肯定是跌落当中弄掉的。


“怎么搞的怎么搞的,混帐东西!”黑暗中声音传来,“不是才一点十四么?提前两分,混帐,上去重来!”


“对不起,黑乎乎摸不着东南西北,稀里糊涂掉了下来。”羊男说,“再说,这么深的洞,爬上去哪容易。”


“拿你没办法,混帐东西。差一点儿给你砸瘪———以为你一点十六分掉下来,混帐!”之后响起擦火柴声,一支蜡烛燃起火苗。点蜡烛的是个高个子男人。虽说高,但肩高同羊男差不多少。只是脸特别长,如麻花扭成一股。


“对了,你这混帐没忘记带吃的来吧?”别扭说道,“若是没带来可就有你好瞧的,混小子!”


“带来了,没忘。”羊男赶紧回答。“那就拿出来么,混帐,我肚子饿了。”羊男打开背囊,拿出一条扭股麻花递给别扭。“什么呀,这?”别扭一看就吼了起来,“你带这东西是存心拿我脸开心不成?混帐东西!”


“不不,那是误会。”羊男边擦汗边说,“我在炸面圈店做工,没有洞的食物只有这扭来扭去的麻花。”


别扭哭着吃麻花的时间里,羊男借用别扭的蜡烛查看洞底。


洞底是个空荡荡的大房间。房间里放着别扭用的床和桌子。既然说是看门,那么必然哪里有门,羊男想,没有门就无需什么看门人。羊男想的不错,床旁开有一个不大的横洞。羊男手持蜡烛爬进洞内。


洞漆黑漆黑,拐来拐去。“一塌糊涂!就因为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吃了一个炸面圈就倒这么大的霉。”羊男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


爬了十来分钟,周围渐渐变亮,不一会儿洞口出现了。洞外阳光灿烂。奇怪呀,掉洞是深夜一点多钟,天还不至于亮嘛。羊男困惑不解。爬出洞,眼前一片平展展的空地。空地四周围着羊男以前见所未见的高大树木。天空飘着白云,四下鸟鸣声声。羊男有点饿了,决定坐下来吃个炸面圈。正吃着,忽听身后有人说话:“你好,羊男!”“你好!”回头一看,是双胞胎女郎站在那里。一个穿写有“208”编号的T恤,另一个身上的T恤写着“209”。


除了编号,两个女孩什么都一模一样。“我说你俩,”羊男说,“来这里一起吃炸麻花可好?”


“哇———妙极!”208女孩说。“像是好吃得很。”209女孩道。“那还用说,我做的嘛!”羊男说。三个人并坐在地上大吃大嚼。“谢谢招待!”209说。“头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麻花。”208道。“那就好。”羊男说,“对了,我惹咒语上身,你俩可知道解咒的方法?倒是听说来到这里就能解咒……”


“那么,去找海乌鸦太太问问怎么样?”209对208说。


“对对,海乌鸦太太没准知道。”208对209说。


“解咒的事儿,那位太太应该无所不晓。”209对208道。“那,你俩把我领去海乌鸦太太那里可好?”羊男说。


“那还不容易!”208说。


“请跟我们来!”209道。双胞胎女郎和羊男三人沿树林里的小路走去。双胞胎边走边唱歌。走了十分或十五分钟,树林没有了,前面现出无边无际的大海。


“那座石崖上有座小屋看见了吧?那就是海乌鸦的住宅。”


209用手指道。


“我们不能跑到树林外面。”208说。“太谢谢了,帮了大忙。”说罢,羊男从背囊里拿出麻花,给双胞胎一人一条。


“谢谢,羊男。”208说。“但愿解咒顺利!”209道。



去海乌鸦太太家非常艰难。石崖凹凸不平,没有像样的路。海风又大,差点儿把趴在岩石上的羊男刮跑。“海乌鸦太太在天上飞自然无所谓,真想让她也来爬一爬试试。”羊男喃喃自语。


不管怎样,羊男终于爬到崖顶敲响海乌鸦太太的门。门咣啷一声打开,海乌鸦太太探出脸来。太太高高大大,嘴如十字镐又长又尖。“双胞胎说您海乌鸦太太对解咒的事儿无所不晓。”羊男惊魂未定地说。若是给这尖嘴啄在脑门儿,笃定立时没命。


太太以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羊男。“也罢,先进来吧,就听你说说好了。”


屋子里乱七八糟。地板到处是灰,餐桌面厚厚一层酱油,垃圾篓里满满的。羊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述说一遍。


“那是够伤脑筋的。”太太说,“你是找错出口了。”


“那,再退回去不就行了?”“不行的,一旦来了就退不回去。”太太左右摇晃着长嘴说,“不过,我可以让你骑到我背上带你到能解咒的地方。”


“能那样当然高兴。”羊男说。“可你怕够重的。”海乌鸦太太小心翼翼地说。“不重,只四十二公斤。”羊男少报了三公斤。海乌鸦太太像测试翅膀似的驮着羊男在自家上空盘旋几圈,嗵一声落在不到一百米远的草地上。羊男不管三七二十一顺眼前一条路大步前行。行了一程,见有一泓清亮亮的泉水,便在那里喝水,又吃一个麻花。吃罢麻花意上来,决定躺在草地上睡一小觉。睁眼醒来时,天已黑了,星星在空中闪着银光。风声飕飕,狼叫声不时随风传来。


“伤透脑筋,竟在这种鬼地方迷了路,咒又没有解开!”羊男自言自语。

“呃———,听你这一说,像是为诅咒烦恼……”


黑暗中突然响起怯怯的说话声。


“你是谁?到底在哪里?”羊男吃惊地问。“呃———,没有名字的。”声音里含有害羞。羊男四下打量,黑乎乎什么也看不见。


“别找我。”声音说,“我真的啥也不是,一文不值。”


“出来一块儿吃麻花好么?”羊男劝道,“一个人吃怪没意思的。”羊男把一条麻花放在草地上,背过脸去。不一会儿传来的动静,有人出来悄悄吃麻花。


“好味道啊,味道好极了!”啥也不是说,“回头可不行哟!”


“回头绝不回头,不过解咒的事,若是知道告诉我可好?”羊男问。


“跳进泉水就行了,吧唧吧唧,容易得很。”啥也不是说。


“可我不会游泳呀。”“不会游也用不着担心,不怕的。这东西可是真的好吃,吧唧吧唧。”羊男索性什么都不想了,走到泉边一头扎了下去。不料与此同时泉水忽儿不见了,羊男脑袋“咚”一声撞在洞底,撞得晕头转向。


“哎呀,抱歉抱歉,”有人说道,“没想到大头朝下栽将下来。”


羊男睁眼一看,原来一个身高一米四十左右的矮个子老人站在那里。


“啊,好痛!”羊男说,“你到底是谁?”“我乃是圣羊上人。”老人和颜悦色地说道。“那,是你在诅咒我了?干嘛这么狠心?我什么坏事也没干,竟受这番折磨,岂有此理!四肢筋疲力尽,喏,脑袋又撞个大包。”说着,羊男把包给圣羊上人看。


“啊,怪我怪我。不过这里边有诸般缘由。”圣羊上人道。“务必讲给我听听。”羊男气鼓鼓地说。


“也罢也罢,”圣羊上人说,“先到这边来,有东西想给你看。”


圣羊上人三步并作两步朝洞内走去。羊男摇头跟在后面。不一会儿,圣羊上人站在一扇门前,一下子把门打开。


“圣诞快乐!”大家齐声喊道。大家都在房间里,别扭、208、209、海乌鸦太太、啥也不是,一个不少。啥也不是嘴角还沾着麻花渣儿,一看便知。羊博士也来了。


房间装点一棵大圣诞树。树下堆着扎礼品带的礼盒。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全在这里?”羊男吃惊地问。


“都在等你呀。”208说。“等好久了。”209道。“就是说是我请你参加圣诞晚会。”圣羊上人说。


“那你还诅咒我,弄得我……”“诅咒你是为了让你来这里嘛。”圣羊上人回答。


“这样做惊险有趣,大家也得以开心。”“开心开心,咕呱咕呱。”海乌鸦太太说。“好玩好玩,嘻嘻嘻。”别扭接道。“妙、妙啊!吧唧吧唧。”啥也不是也凑上一句。羊男原本为受骗气得不行,但也慢慢快活起来。因为周围大家的表情全都喜气洋洋。


“可以可以了,既然那样。”羊男不甘落后地点头道。


“羊男,快弹钢琴!”208说。“不是弹一手好钢琴的么?”209道。“这里有钢琴?”羊男问。“有、有的。”圣羊上人“唰”地掀开一块大布,布下现出雪白的羊形钢琴。“特意为你准备的,尽情弹好了!”


这天晚上羊男分外幸福。羊形钢琴音色绝佳,美妙旋律快乐乐曲源源不断浮上脑海。


别扭引吭高歌,208和209翩翩起舞,海乌鸦太太“咕呱咕呱”叫着在房间盘旋,圣羊上人和羊博士比赛喝啤酒。啥也不是美滋滋在地上打滚。接着,圣诞节蛋糕发到每人手里。


“好吃好吃,吧唧吧唧。”啥也不是边说边吃,一连吃掉三块。


“祝羊男世界永远和平永远幸福!”圣羊上人献上祝辞。



醒来时,羊男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切都像是梦中发生的,但羊男深知那不是梦。脑袋上还留着包,羊服尾巴上沾着油,房间里那架破钢琴不见了,换上一架雪白的羊形钢琴。全都实有其事。这天下午,羊男去镇郊羊博士家。但羊博士的房子没有了,只空地剩在那里。


羊男心想,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伙人了———别扭也好208和209也好海乌鸦太太也好啥也不是也好羊博士也好圣羊上人也好。想着,羊男落下泪来。羊男非常喜欢大家。


回到住处,信箱有一张画着羊的圣诞卡。


上面写道:“祝羊男世界永远和平永远幸福!”


5条回复

1

童话故事里折射着现实。

2
Apri

这应该是个很可爱的童话故事,可是我没看懂。

3
茶色木槿花

用好心态对对待生活。

4
桃い言

语言简单,故事却精彩。

5
鱼小伤

希望自己可以越变越好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