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马伯庸:可口可乐译名是如何“接地气”的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2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中西名词翻译一向是个有趣的话题。因为文化和语言上的本质差异,很多时候彼此互译都存在隔膜,如隔靴搔痒,可偶尔也会有神来之笔,让人拍案叫绝,不光是在文化上,在商业和技术上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比如Coca-Cola,译成可口可乐,可谓是音、义兼备,历来被奉为中译之经典。不过在这译名出现之前,还有一段趣闻。


Coca-Cola诞生于1886年,一问世即大受欢迎,风行于世。这种饮料进入中国很早,不过多是外国人零散带入,不成规模,没有引起大范围的关注。大约是在1927年左右,Coca-Cola终于正式进入中国,首先登陆的是十里洋场上海。上海是当时中国最时尚最发达的城市,拥有足够庞大的人口基数、对欧美时尚的追捧热潮以及足够的消费能力。从任何角度来分析,Coca-Cola都应该立刻大卖才对。


可事实却比市场分析残酷。在登陆上海的第一年,Coca-Cole的销量特别差,几乎无人问津。公司做了一番调研,发现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颜色。Coca-Cola的液体呈现黑褐色,这和中国的中药汤剂很相似,给人一种药剂的感觉。


第二个原因是口感。Coca-Cola溶解了大量二氧化碳,属于碳酸饮料,一开瓶会咕嘟咕嘟冒气泡。这在中国,还是个新鲜事,很多人觉得古怪有趣,但不敢去喝——甚至还有谣言说喝下肚子会爆炸。


这两个原因,其实只是源于饮用习惯的不同,只要花些时间去让中国人适应,问题就迎刃而解。大清年间中国人还喝不惯咖啡呢,如今不也是满街的咖啡厅么?


真正要命的,是第三个原因。


Coca-Cola进入中国以后,商标肯定不能光用英文,必须得有个中文译名。公司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位半调子译者,大笔一挥,把Coca-Cola译成了四个大字:蝌蝌啃蜡。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蝌蝌啃蜡。


从音译角度来说,“蝌蝌啃蜡”和Coca-Cola差不多。但从字面意义上看,这就是欺负Coca-Cola公司的老板不懂中文了。我看到这四个字,脑海里浮现的是无数个小蝌蚪在水里啃蜡烛的样子,既恶心,又有点味如嚼蜡的心理暗示。估计大部分中国人和我的感想是差不多了,光看名字就倒尽了胃口,更别说去买一瓶尝尝了。


蝌蝌啃蜡公司一贯最注重品牌形象,得知这个残酷的真相以后,直接吐血三升。没说的,赶紧换。


可问题来了,蝌蝌啃蜡太难听,那什么名字好听呢?


Coca-Cola公司这次不敢自己胡乱找人了,在报纸上登了个告示,公开征集译名,悬赏350英镑。这在当时算是一大笔钱了。重赏之下,果然引来了一位高人。


这位高人姓蒋,名彝,字仲雅。蒋彝的来头可不小,他是江西九江人,自幼对绘画极有天赋,十五岁即已成名。他参加过五四运动,打过北伐战争,还做过数任县长,后来对政治失望,遂以哑行者为名游历西方诸国,立志传播中国书画理念于西方,成为一代中西交流文化名人,影响深远——不过那是后话了。


蒋彝看到Coca-Cola公司的征名告示,着实动了一番脑筋。他的文学底子深厚,没费多少力气,就想到一个绝妙的名字:可口可乐,连夜提交上去。Coca-Cola公司这次还算识货,认识到这个译名的精妙之处,立刻拍板说就用它吧。


从此Coca-Cola就成了可口可乐,绵延至今,而那个可怜的“蝌蝌啃蜡”和它的译者,就此埋没在故纸堆里,成了一段笑话。


再往前数,还有一个科技译词,名叫“鞲鞴”,经历同样精彩。先建议大家拿个放大镜来,仔细观察两个字的形状,看看怎么写,然后想想怎么念——第一个字“鞲”念沟,第二个字“鞴”念贝。


“鞲鞴”这个词乍一看特别深奥,特别容易能唬住人。其实它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活塞”。


根据李文 、戴吾三位学者的考证,这个词的始作俑者是徐寿。徐寿是晚清难得的一位科技人才,身兼化工、兵工、机械制造数个身份。中国第一艘蒸汽轮船是他造出来的,现在通行的化学元素中文命名原则,是他倡导的;《汽机发轫》等第一批中国理工科专著,是他写的。


徐寿先在安庆军械所,后去了江南制造局,积累了大量机械制造经验。当时西方科技大量传入中国,随之而来的是无数中国从未有过的新鲜名词。各家翻译不同,译名也不一样,造成了极大混乱。因此徐寿在1876年发表了一篇论文《汽机命名说》,把蒸汽机的每个部件都译成中文,希望从此能统一规范。


其中提及“Piston”(英文活塞之意)时,徐寿说:“汽筒之内为汽所冲激而进退者,名曰鞲鞴。”不过“鞲鞴”这个词的发音,不是从英文,而是从德文kolben音译过来。


虽然是音译,可徐寿这两个字选得特别有讲究,极富文化气息。李文 、戴吾三位学者对此做了详尽考证:“鞲”的本意是皮套子,后引申为鼓风吹火的皮囊,一鼓一鼓的风箱。“鞴”字意指水受压而喷涌奔流。所以这两个字合在一起,恰好是活塞前后活动挤压蒸汽的样子,既精准,又符合原文发音,可算得上是一个精妙的译法,就是写起来繁琐了点。


虽然“鞲鞴”后来被相对更清晰易懂“的活塞”所取代,可这个词并未被人遗忘。一直到现在,在铁路工程专业里,一直还在沿用“鞲鞴”作为术语。可见一个好译名,让人忘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AxNjE5NA==&mid=201903551&idx=1&sn=bf78db97f1a723ecd722aab9f86f3270#rd

9条回复

1
风履

鞲鞴鞲鞴鞲鞴 看不出字形的区别了吧?

2
末日独白

@风履 乱码。。。看到我头晕

3
请给流氓一把吉他

喜欢马伯庸,概由《风起陇西》,《新海瑞上书》而起,文字洗练,意境淡然,结尾有种看前苏联电影那种淡淡的忧伤。但不过自此以后,他好像就没好的作品问世了。

4
二樱

新海瑞上书

5
11°青春

可口可乐一直紧贴潮流,现在接地气的各种包装比起百事好玩多了

6
密斯特特猫柔

做鞲鞴运动

7
夏纪

鞲鞴算好译名吗???

8
明夜

@夏纪 在那个年代是的,你不能按这个歪体字时代的标准来看。

9
舞动

鞲鞴 我不认识这两字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