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初冬的人类,是无法拒绝热巧克力的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3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作者:张佳玮
 

时候已经是初冬了,黄昏回家时,在花园里捡到冻得硬邦邦、隐隐发青的云,就像冻住了的萝卜。把它们捧回家去,放在暖气旁边,你自己做饭、吃完、洗碗,抬头看看它们,就见它们已经暖和过来了,蓬松、白净、绵软,只是因为白天太累了,不想动弹。你把它们抱上楼去当抱枕,它们也不会抗拒。第二天早上,你开了窗,它们自己就会飘将出去,挂上天。你看着它们在天上,找到靠近太阳的位置,排好,伸个懒腰,自己也会想打个呵欠。


又一天开始了。


在地铁站遇到一只蜗牛。可怜巴巴的跟我说:他想回家去。


为什么自己不能回家呢?


因为移起来太慢了,总是赶不及下地铁,而且怕被人踩死。这不,都从终点站坐了又回来了。
听着都让人生恻隐之心,我便答应帮他下车。我把蜗牛揣在兜里,在他指定的站台,一步就下了车,刚想把他放在地上,就听见蜗牛可怜巴巴的说:那个,要走到换乘站的,我到那里要好久……


我想:算了算了,好事做到底……与此同时,我脑海里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哪里有点上当了……


好在蜗牛是个很会聊天的伙伴,一路上也不算寂寞,而且到了蜗牛家之后,蜗牛太太为了答谢我,招待我喝的加了白葡萄酒的奶油卷心菜土豆汤也很够味道。于是我就贸然答应了:以后也会送蜗牛先生回家的,放心吧!——虽然出门的时候,脑海里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哪里又有点上当了……


我炒完了麻辣豆腐,先不急着吃,趁自己在厨房里,就水池洗锅铲。洗着呢,锅铲忽然说:“今儿这个炒得可有点儿咸哈。你一会儿多盛点饭。”


我:“刚才炒的时候你又不说?”


锅铲:“这不废话嘛!刚才炒的时候,那烫劲儿,啧啧,我可不得咬着牙闭着嘴,不然就叫出来了,哪还能说话?”


我:“叫出来了又怎么地?”


锅铲:“我叫出来,把锅吓一跳;他这一起身,好,一锅热豆腐啊,滚烫浓汁勾芡的,全倒你身上了!”


我煎完了蛋,打开酱油瓶,正待倒时,酱油瓶忽然说:“等等,你用什么油煎的蛋?”


我:“橄榄油。”


酱油瓶:“呸!难怪闻上去不对!我不能接受!我只认花生油煎的蛋!”


我:“不是花生油没了吗?将就一下吧。”


酱油瓶:“不行!橄榄油是西方的油,我不能认同!”


我只好撒了点盐吃煎蛋,一边听着酱油瓶在旁边气哼哼的唠叨:“太不像话了,现在的年轻人!”


我用炒锅先生煎刷好了橄榄油的三文鱼——炒锅先生是平底的,鱼皮煎了三分钟,鱼腹煎了四分钟——期间一直跟他说酱油瓶先生的事儿。炒锅先生不理我。我自觉没趣,想想一个人对炒锅说话也很奇怪,算了。


三文鱼搁了五分钟后,我往上撒盐,就跟盐罐先生说这事。盐罐先生听了,叹了口气说:“你也得理解。酱油瓶先生年纪大了。而且他不像我们肚囊宽绰。你是不知道,其实他不单是冲你,蚝油瓶先生和辣椒罐先生也没少受他气……这种事儿吧,得看经历多少。哎,但仔细想想,谁都挺不容易。如果站他角度讲……”


我已经吃完了鱼,开始洗盘子,盐罐先生还在跟我说厨房里用具们的恩怨纠葛。高脚杯先生如何对清水烧茶碗有意见,筷笼跟砧板昨天说悄悄话说了一晚上,诸如此类。我正洗着锅子呢,问:“那为什么锅子先生一直不理我呢?”


“因为在冬天,锅子一天要睡二十个小时。”


“为什么?”


“你见过哪个脸大又圆的不爱在冬天赖床?”

张佳玮正躺在沙发上看书,忽然听见敲门声,一缕细细的声音说:“帮帮忙,开个门呀!”


张佳玮去开了一线门缝,低头,看见是热巧克力小姐。她正喘着气,吐着缕缕热巧克力香味。


“能让我进去躲会儿吗?”


人类是无法拒绝热巧克力的。于是张佳玮开了门,把热巧克力小姐藏进了厨房的壁橱,关上门,若无其事的坐回沙发,继续看书。过了一会儿,如他所料,一阵敲门声来了。“开门开门!”


张佳玮开了门,发现是圆头圆脑的蛋挞先生和脸拉得极长的棍子面包先生。他们发现张佳玮是人类后,气势稍微低了一点。


“看见热巧克力小姐没有?”棍子面包先生问。


“没有呀。”张佳玮说。


“介意我们进去看看吗?”蛋挞先生问。


张佳玮放他们进去,就袖着手看着他们四处寻觅,还伸鼻子嗅。他很清楚:厨房的壁橱有一米七高,蛋挞和棍子面包够不到。而且,他厨房里装满了花椒、青葱和韭菜。果不其然,蛋挞先生打了两个喷嚏,棍子面包先生连忙扶住他,体贴的用手帕替他擦鼻子。


“请不要擅自收留热巧克力小姐。不然肉桂先生是会生气的!”他们临出门前说。蛋挞先生又打了个喷嚏,棍子面包先生急忙用手帕替他擦了擦,似乎埋怨了一句什么。


张佳玮关上门,转过身来,发现热巧克力小姐已经伸长双腿,靠在沙发上理该属于他的地方了。声音也变响亮了许多:“哟,谢谢你了!”


“应该做的,那么接下来……”


“接下来,你到阁楼去睡吧。”热巧克力小姐说,“沙发暂时归我了。没问题的是吧?”


“这个嘛……”


“不会太麻烦你的,就在这里住一晚上。”热巧克力小姐很有信心的说。她一定也知道人类是无法拒绝热巧克力的。


张佳玮本来想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却发现热巧克力小姐已经拿起来开始读了,只好摇摇头。他刚踏上楼梯,就听见热巧克力小姐说:“麻烦拿条羽毛被下来谢谢呀!”


张佳玮不习惯这么早睡,在阁楼上翻了一会儿身后,他想下楼去拿张报纸看。刚起身穿好拖鞋,下了一级楼梯,就听见热巧克力小姐的声音:“喂喂,不要不出声就下来呀!人家很害怕嘛!”


张佳玮只好重新回到阁楼,躺下,看着天窗,淡青色的云在缓缓经过,就像冻住的萝卜。然后他闻见了热巧克力丝丝缕缕、缱绻温柔、浓厚如胶的甜香味,仿佛要黏住他的鼻端一样。算了,张佳玮想:“反正人类是无法拒绝热巧克力的。”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热巧克力小姐的声音,很温柔的:“哎,真是谢谢你呀。说真的。我刚才是太紧张了,还没有缓过来,请不要责怪我。我平时并不是这种脾气。但今天实在是,哎,实在是,我从来没这么害怕过。真的谢谢你呀。”


“没事的。”张佳玮说,他觉得热巧克力的香味要把整个阁楼装满了,他就像浸泡在热巧克力的一颗杏仁一样。


他听见热巧克力小姐安稳的、温柔的叹了口气,然后,他听见热巧克力小姐说:“好了,我睡了!不许再说话了!没问题的是吧!”


“嗯嗯。”张佳玮说。


果然,在初冬,人类还是无法拒绝热巧克力的。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446640069/

8条回复

1
年糕少年

看不懂

2
掌灯田下

太装了!一定要热巧克力吗?

3
易离

这是个实实在在的真吃货

4
寂地

张公子的文章真是越来越晦涩了。。

5
hoory

通篇叫自己的名字 不觉得不好意思???

6
汉斯

写这样的文章是为的什么呢?

7
桃花糖

作者通灵了

8
沉默如风

天冷了,热可可挺暖心的。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