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顾城:奥克兰养鸡生涯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3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奥克兰市有规定,每家养鸡不能超过十二只。奥克兰和我们隔着四十里大海。

这个岛叫外西堤岛,我们叫它激流岛。岛有岛政府,我们叫它村公所,辖九十平方公里两千多人。它经常是独立政权,直属中央,我们就可以养鸡。而这时恰逢它归辖奥克兰市,就要求我们两个星期内将二百只鸡减少到十二只以下。怎么减?答曰可杀。天呐!杀下蛋的鸡是缺德的。可村公所没这么一条。不杀,法律就来了。

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去坐牢。坐牢挺不错,我们方圆一里半路之内的邻居中就有一个看监狱的,我早打听好了,一人一小屋,一边是铁栏,天窗有灯,不愁衣食,餐餐有肉,还可以读书作画;哪里像现在十日一肉星,起早贪黑累得要死。

我赶紧给城里朋友打电话,探询二百只鸡可以坐牢多久,要时间不够,我再孵点小鸡。但是回答太让我失望了,说是一定不会坐牢,但是一定会罚款,会拍卖掉我们的房子和地。那谢烨领娃住哪呢?鸡就更别说了,都得给没收走,工厂不会再要它们,杀了全当老鸡贱卖;不让没收豁出去不要房子了也没办法呵,带着鸡流浪?这么想就完全泄了气。

傍晚,我们上山拿蛋。纳粹老头(编者注:指来自保加利亚的邻居)也来了。他的房子卖了,来告别。他抱着鸡,眼里含泪,嘴却笑着,他喜欢鸡。

他一个劲说“顾的,密斯特顾的”——他认为我的名字就是“顾的”,“顾的先生”也就成了“好先生”。他叫谢烨“密斯耶斯”,也就是“对小姐”的意思。他说他已经和大个说了,让他别和我们捣乱,我们借钱买二百只鸡不容易。

鸡下了一万个蛋了。卖给店里两毛五或三毛一个,直接卖四毛一个。天天供不应求。鸡生蛋蛋生鸡的好日子本来已经开始。这个故事不是我讲的,却是我做的,我不是幻想家,我是实践者。每日的毛收入已经有六十元了,我们已经买了自己的汽车。

鸟像树叶一样多,一种花翅膀鸟飞得人眼花缭乱。我进大圈先捉公鸡。老爷爷七世,它正得意呢。

因为大个的反对,老爷爷七世早在还没成年就被扣进了屋里的纸盒子,后来又扣进去了它的继承人未来八世。从此让它们的天永远不亮,它们也就永远不知道叫了。

可怜未来八世还没登基就进了菜锅。

七世每隔一星期被允许上山一次,一进圈就想叫,被我砸一石头就噎住,接下去它的行径就是跳到最近的母鸡背上非礼。过后它开始漫步,这时,母鸡都蹲下来,跟十八世纪的夫人们看见王一样。

庄重宏大的检阅典礼还没到头,最勇敢的母鸡冲上来,跟着母鸡们就山崩一样地拥上来相亲,七世就开始逃了,上下乱退。母鸡们热情地啄它的垂和冠,它定下,昂起头向外看,时而办一喜事。再剩下的就全都是逃了。它几乎不敢去吃食喝水,它害怕如海的嫔妃,对土红色的羽毛尤为厌倦。这是七世最后的好日子。

我上山,七世有些不情愿,自是想到了那个不见天日的纸盒子。好在它刚过够了王瘾,便没太抗议,就让我给提到了手上。在这热闹非凡的地方,有情有意,有梦有幻,有歌有唱,万千闪动的羽毛,数百开合的翅膀。寸草不知,就要空了,死来了。

我提着老爷爷七世下山,问斩,同死的有四个嫔妃。一天最少要杀十只鸡。雷忙坏了。雷从小杀鸡,一次最多也就杀过两个。她跑到对山升旗的老里查德家借用大冻箱,最少要冻上一百只鸡。老里查德一听,就进入战争状态,第二天就升起了五星红旗。

至此二百多只鸡的黄金时代刚满八个月。我盖了一座座鸡舍,围起了一百多平方米的大鸡圈,想的是千秋万代。

在老里查德的通融下,岛政府同意放宽期限。但是大个不屈不挠,每天骑车锻炼身体去岛政府告状不止:法律!大个一身褐毛。我真想一汽枪打了他,那个大水泥板就该躺在地上。


可惜这个理想我们只能对每一只临刑的鸡说说了。多好的鸡,冠子也红,羽毛也圆,温柔敦厚。我抓腿,雷持刀,一窝脖子,就开始对鸡的灵魂说:找大个去!找大个去!大个就住山下!快去告他!找大个去!找大个去!……

血流着,鸡挣命,最后腿猛然伸直,像是很快乐似的;我们还在说:别忘了!去找大个……

一桶鸡毛,一桶热血,一桶肠子,一盆肚子里的蛋,还有一盆鸡腿,一袋鸡翅膀。夜凉下来,十二点了,三十四个鸡的灵魂飞到山下去了。

摘自顾城《树枝的疏忽》

 

 

来源:http://book.ifeng.com/fukan/detail_2014_09/17/151645_0.shtml

3条回复

1
庚希

很棒,很棒,可惜

2
seond

不好,没意思。

3
苏安

游离的灵魂注定有别致的美感,却时常恍惚间就遁入了黑暗!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