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海贼王》的哲学课:不敢问尼采的,就问尾田荣一郎吧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4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X4jhvEOj.jpg

来源:新周刊

文/丁晓洁


“尾田容一郎创作的《海贼王》自1997年起在日本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集英社)定期连载,长期占据人气榜首位,并开发电视动画,电影和电子游戏等周边产品。它也是当下最著名的“民工漫”,意为”连毫无闲暇时间的民工一族都耳熟能详的动漫。“


你还以为所有的动漫都是流行消费品吗?在《海贼王》中,我们至少能读懂克尔凯郭尔、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罗素和尼采。

在动漫的世界中,有一个名叫波特卡斯·D.艾斯的海贼,他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海贼王哥尔·D.罗杰。因为海贼王的儿子被人们视作“恶魔之子”,艾斯从小对自己的生命充满质疑,尽管努力在海贼团中证明着自己的生存意义,却始终挥之不去“我没资格活在这世上”的阴影。

在哲学的世界中,有一个名叫的索伦·克尔凯郭尔的哲学家,他那身为传教士的父亲强暴家中女佣后生下了他。因为认为自己的存在“是一种罪恶”,克尔凯郭尔四处追寻哲学大师,希望能找到一种证明自己的存在不再是罪恶的哲学,却失望地发现:没有一种理论可以真正解答自己发自内心的生命难题。

克尔凯郭尔在迷惘中创立了现代存在主义哲学:“我们需要从解释对象的错误理解中解放出来。”他主张打破由外在思考来把握的习惯,转由内在的自我认识与察觉。而艾斯正是克尔凯郭尔哲学的最好诠释者:在死刑台上,他看着伙伴为自己牺牲,突然燃起了要活下的欲望,这被称为“存在的觉醒”。

台湾华梵大学哲学系教授冀剑制把艾斯和克尔凯郭尔的故事写进了新书《海贼王的哲学课:正义、梦想和人生的伟大航道》(下简称《海贼王的哲学课》)中,试图从人生哲学、道德正义、公平正义、逻辑谬误和生命美学的角度来解构这部作品。那些把动漫视作流行消耗品的人也许能从中得到不一样的启发:在《海贼王》中,你能读懂尼采、罗素、笛卡尔、苏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

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探讨的正义理论,在黑胡子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尾田荣一郎大概读了不少哲学吧。”在大学里教授《批判性思考》、《逻辑学》、《心灵哲学》和《科学哲学》等课程的冀剑制说。三年前,他在一位学生的力荐下看了《海贼王》,惊喜地发现比想象中更有趣:“它把一些很有意思的哲学观点,用极具戏剧性的故事表现出来了。”

 在尾田荣一郎打造的世界里,你至少能学到一点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的哲学理论:究竟何为真正的正义?“正义”两个字醒目地印在《海贼王》中政府组织的海军制服上,而无论是海军大将,还是被世俗定义为反派的海贼,不同的立场和个体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正义观。在冀剑制看来,这些多元的正义观在哲学领域里几乎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学派和代表。

《海贼王》里有个著名桥段:路飞被关进因佩尔大监狱,打算带着一群人越狱时,监狱副署长汉尼拔对他说了一段漂亮话:“你们只不过是臭名远扬的海贼和谋反者罢了,只要你们这些人在海上存在着,百姓就会因为害怕失去所爱之人而彻夜难眠。”通常说来,保护弱小是一种捍卫正义的举动,当汉尼拔说完这段话后,路飞犹豫了。此时大反派黑胡子走出来,回应道:“闭嘴吧,别总满口不是正义就是邪恶的,就算找遍这世上的每一个角落,都不会有答案的!”冀剑制很喜欢这句话,因为它代表着两种道德观的冲突,更在无意中道破了哲学的真相:“正义和邪恶之间,其实并没有绝对标准。根据这个故事,我们可以探讨哲学领域中著名理论:道德相对主义。”

黑胡子这个角色,毫无疑问是道德相对主义的绝佳代表:“从道德价值观的角度来看,黑胡子绝对是个不道德之人,因为他为了心目中理想的恶魔果实杀了同船的人、为了‘七武海’之名击败原本的队长艾斯,还促使艾斯被海军逮捕,进而引发马林福特顶点战争。另外,他还放出了好几个恶名昭彰的监狱犯人。这些都是他所做的不道德之事。然而,从道德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反社会的性格,却无法欣赏黑胡子最主要的生命特质。有些人的生命特质必须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才能发现其与众不同之处。”


无论是尼采总结的生命美学特质,还是罗素对形而上学的思想实验,都能在《海贼王》中对号入座。

如果想理解黑胡子的生命特质,你可能需要读一点尼采。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藉由希腊神话区分过两种生命美学特质:一种是属于太阳神阿波罗的理性特质,另一种则是酒神狄俄尼索斯的感性特质。理性特质倾向于一种平静道德的生命美学,感性特质则倾向于过一种最自在最愉快的生活。

 “在黑胡子眼中,多数人属于理性制约下的无趣人群。这种风格,正是狄俄尼索斯的感性特质。”生硬的哲学理论,如果用动漫人物加以发酵,就能变得易于理解:“通过他这样一种生命情调,再来解析尼采的《悲剧的诞生》这本哲学著作,就会更透彻和有趣,学生们也能更好理解生命的美学观点。”

即便肩负着头号反派的重任,黑胡子也仍是一个充满梦想的人。“梦想”和“信念”是《海贼王》世界观的核心元素,海贼团里每个人都坚定不移地抱有“梦想终将实现”的信念。在一些人看来,这是一个悖论:海贼王只有一个,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梦想成真?

形而上学的哲学理论可以很好地解答这个问题。“在形而上学世界观中,所有的梦想都是有可能实现的,或者更精确地说,所有梦想,只要有一点点的可能性,都确定将会在某个平行世界中被实现,问题只在于我们的努力与坚持,是否能带领我们的意志,走向那个属于自己梦想的平行世界。”冀剑制不觉得《海贼王》中奇怪的哲学观是一种荒唐的想法,事实上,它很有可能就是现实。正如罗素关于形而上学那个有趣的思想实验:假定这个世界是被上帝在5分钟前创造出来的,有谁可以证明这不是事实?

在《海贼王》里,还能找到伦理学中“结果论”和“效益主义”的存在。奥哈拉事件中,为了歼灭拥有复活古代兵器能力的考古学者,海军大将赤犬下令毁灭整个奥哈拉岛,甚至不惜炮击运送平民的避难船。赤犬有自己的考虑:一旦有学者混杂在平民中幸存下来,必将对世界造成巨大危害,所以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赤犬的做法在海贼迷中引发了争议,但从伦理学角度来看,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举动。

 “在‘结果论’和‘效益主义’中,一切只以结果的好坏为判断标准。为了预防世界被破坏,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以造福最多平民百姓为基本标准。那些无辜被错杀的人,就当做是为这个世界奉献生命吧。”

“漫画越来越像真实人生,至少能引发我们思考。” 

在台湾,《海贼王》无疑是最受当下年轻人欢迎的作品,冀剑制不愿看到《海贼王的哲学课》仅仅只是一本畅销书,他更希望通过引入流行文化,唤醒学生对哲学的热情。2014年9月,“海贼王的哲学课”将作为一门公选课出现在台湾华梵大学,对象限定为在大二以上的哲学系学生。

 “我要把它变成一门实践和理论并重的课程。”冀剑制说。理论课程以《海贼王的哲学课》为讲义,除了探讨正义、道德、美学观和存在主义等问题,每个学生还需要在《海贼王》中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角色,诠释他们的道德理念。“梦想和冒险”则将成为这门课的实践重点,这是以往的哲学教学中鲜有的做法。

 “梦想”的部分很简单:大家一起探讨梦想的起源和本质,重新思考“我还可以有什么样的梦想”。“冒险”的部分就有趣得多:“我要他们去实践一场冒险,到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做一场一个人的旅行,就当做是一次作业。”在旅行过程中,学生们被要求拿着一个笔记本,时刻记录下自己所观察到的一切,还要去找一间小咖啡馆,坐上一两个小时静心思考,并且在那里找到一个陌生人,和他进行一场10分钟以上的谈话,最后留下他的联络电话。这场冒险实践将是冀剑制考察学生成绩的最主要标准,“一门以《海贼王》为主题的课程,是不会有考试的”。

冀剑制的实践证明了一件事:今天的动漫不再像以往只是一种消遣方式,它们也可以成为一种教育手段。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它们不再脸谱化地区分好人与坏人,也不再标签化地对立善与恶。“现代动漫越来越深入地探讨人的内心,故事也越来越有深度,发人深思。即便是一个反派角色,也常常会流露出可爱和光明的一面,吸引很多欣赏他的人——漫画越来越像真实人生,至少能引发我们思考。” 

对流行文化的哲学解构,在冀剑制之前,很多哲学专业人士都已经尝试过。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国王学院哲学教授大卫·巴格特曾经联合17位哲学家,写了一本《哈利·波特的哲学世界:如果亚里士多德掌管霍格沃茨》;而他的同事格雷戈里·巴沙姆,则选取另一个角度角度,写出了《指环王与哲学》。美国学者威廉·欧文写的那本《黑客帝国与哲学:欢迎来到真实的荒漠》,至今仍被视作是对这部电影的最深刻解读;英国哲学博士约翰·泰曼·威廉斯则在一本更低龄化的《小熊维尼谈哲学》中,把这只大胖熊誉为道家思想的最佳代言人。

冀剑制一点也不担心《海贼王的哲学课》会被正统哲学界评判为“不正经”的作品:“在哲学的世界里,就算你写的是正统的哲学,也一定不会被认同的。如果大家都有一致的共识,我们就不能称之为‘哲学’了。”


0条回复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