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我们从传统社会能学到什么?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7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我们已经完全放弃了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经过几千年的变迁,我们对疾病、寒冷和野生动物的适应能力越来越强,但是我们在如何抚养孩子、照顾老人、控制糖尿病和心脏病、鉴别日常生活中的真正危险方面的能力却越来越弱。我们从传统社会能学到什么?


20世纪50年代之前,新几内亚小岛上刚刚丧偶的寡妇就会被活活掐死,做这件事儿的人通常是丈夫的兄弟,如果丈夫没有兄弟或兄弟不在场,就只能由自己的儿子代劳。习俗必须遵从,没有其它选择。不顺从就意味着羞耻,甚至有的寡妇在丈夫咽气后,还主动要求被勒死。


贾德·戴蒙德的新书《昨日之前的世界》(The World Until Yesterday)讲述了让人震惊的习俗:“我听说过这么一件事。刚刚去世的丈夫的兄弟不在,寡妇就命令她的儿子勒死自己。但是儿子根本下不了手,这样做实在太残忍了。寡妇为了激怒儿子,就跑到村子周围大喊大叫,说他的儿子不掐死她就是想要和她发生性关系。”儿子又羞又恼,最后迫不得已掐死了自己的母亲。


居住在新不列颠岛上的考隆人,在丧事期间常常会对自己的家人做出残忍的事情。新寡殉葬会出现在考隆地区,是因为这里的人们相信,男人的灵魂只有女人的陪伴才能得到永生。这的确够耸人听闻,但是戴蒙德却说,这种疯狂的想法还是极大地影响着传统部族社会,这里的人们还经常弑婴,部族间会发生战争。虽然部族悉心照顾他人(特别是老年人),他们关心自然环境的悲悯情怀也令西方社会惭颜,但是部族社会的残忍行为恐怕可以抵消他们的优点。


戴蒙德解释说:“我们已经完全放弃了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但是要想了解六千年前我们是如何生活的,研究部族社会是唯一的方法。经过几千年的变迁,我们对疾病、寒冷和野生动物的适应能力越来越强,但是我们在如何抚养孩子、照顾老人、控制糖尿病和心脏病、鉴别日常生活中真正危险方面的能力却越来越弱。”


戴蒙德新书的副标题为“我们从传统社会能学到什么”。他解释道,他的新书就是对人类学的一种挽救形式。在原始社会的生活方式没有被现代人类完全破坏之前,他想试图保护部族社会残留下来的最后一点宝贵的研究资料。


人类与自然世界越来越背道而驰。戴蒙德描述一群人类——从几十人到几百个狩猎者——如何从艰苦的冰河时期生存下来,最后又征服了世界。“我相信地球仅存下来的几个部族及游牧部落的生活方式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当然,某些部族的习俗如杀死寡妇不能不在书中提到。“我们不能浪漫化传统社会,这些让人不寒而栗的糟粕当然应该去除,但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更值得我们学习。”


我们可以拿育儿做为一个例子。很多部族居民对待孩子们决不粗暴,可以说是非常顺从。“我说的顺从指的是他们从不惩罚孩子。非洲俾格米人的父母一方如果打孩子,可能会导致夫妻离婚。这些部族社会是不允许对孩子们进行体罚教育的。一个孩子可能会拿着危险物品如刀等玩耍,父母同样不会阻止,虽然这样可能伤着自己。但是孩子们的父母认为,让孩子早些了解生活的艰辛对他们是有好处的。在这儿,孩子们会自己做选择,会按照自己的兴趣生活。”


戴蒙德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马克斯和乔休尔。戴蒙德夫妇对待儿子和俾格米人非常相似,“他们喜欢做什么都行,我从不打他们”。任孩子信马由缰做自己喜欢的事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马克斯三岁时喜欢上了蛇,结果戴蒙德也养了150多只爬行和两栖动物。儿子乔休尔先喜欢蝴蝶,之后爱上摇滚乐,后来又开始着迷于二战和内战战场。如今乔休尔正在修读律师专业,而马克斯则是一位美食厨师。“关键是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些育儿经都是我从新几内亚部族那儿学到的。”


报仇雪恨是戴蒙德新书的主题之一。在西方社会,当一个人受到攻击而受伤或遭到抢劫,国家会由其监督部门(通常是由警察)行使责任,对犯罪者进行追踪并加以惩罚。但是传统的部族社会却完全按自己的方法行事——轻微的罪行通常作物质补偿,或者办个宴会向别人示好。对严重的罪刑,如杀人,家庭成员之间会联合起来追踪凶手并杀死他。复仇经常会导致另一个家庭的再一次报复。这样看,司法制度略胜一筹。


但司法制度也有代价,戴蒙德以妻子玛丽的家庭故事举例说明他的观点。玛丽的父亲约瑟夫·纳贝尔是出生在波兰克拉科夫的犹太人。二战时,他被俄国人抓起来关进监狱。之后,他参加红军,活下来并成为军官。1945年,他带着一个排的士兵回到家乡,找寻失去联系的家人。他发现他的父亲被纳粹关进了集中营,母亲、姐姐和侄子因为躲起来多活了两年,直到一群当地的黑帮来到他家。最后他的亲人都被黑帮杀害了,因为他们相信犹太人一定藏了金子。

约瑟夫找到黑帮头子,用枪顶在仇人头上——但他没开枪。他说服自己,这世界上有太多人如禽兽一样做恶事,他不能这样做。最后,凶手被送到了警察局,一年后凶手又被放了出来。后来,约瑟夫一直活在悔恨之中,他怨恨自己没能救他的亲人,他怨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能为他的亲人报仇。每天晚上在睡觉前,他都想起他的亲人,想起他是如何放走杀害他们的那个人。他八十多岁时才把他的痛苦向家人吐露。“他一生受尽煎熬,直到去世。”


约瑟夫的遭遇和现代国家文化及制度有着很大关系,虽然他的经历可能有些极端。杀人越货者交给警察处理,因为这是最有效的惩罚罪犯的方式。所以,复仇不会被社会所接受,并且这样做还会严重违反法律。戴蒙德说:“但是复仇和爱、恨、妒忌一样都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如果一个人的感情得不到释放,就可能像我的岳父一样。最后不得不一个人在压抑中度过余生。我们需要帮助那些陷入情感困惑之中的人们,我们并没有太多照顾到那些失去爱人的人们的感受。”


书中还提出了如何对待老年人这一社会话题。“几乎所有的传统部族社会都会给予老年人更满意的生活,而我们却做不到。通常部族社会老年人的生活都会儿孙满堂,膝下儿女成群。”戴蒙德说,“这些老年人是传承知识的宝库,因为部族社会没有文字可以记录历史。如果遭遇飓风,老年人的经验可以决定一个部族的生死。他们还通常是最好的制造工具、瓦罐、篮子或武器的工匠。在如今的西方社会,人们已经不再愿意从长者身上学习任何有价值的生活经验。”


当然,万事都有例外。一些游牧民族,特别是生活在北极圈或沙漠中的民族,如果遇到食物短缺,他们会杀掉老年人或干脆把他们抛弃,再或怂恿他们自杀,这一惨绝人寰的极端做法不仅在考隆,在太平洋的班克斯群岛也发生过。在这里患病的老年人经常请求朋友把他们活埋,以结束痛苦的生活。生活在亚洲东北角的楚科奇人经常劝说老年人自缢,并许诺他们来世一定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最后,书中谈到我们可能每天都担心的安全问题。西方当代社会的男女们总是杞人忧天,戴蒙德说:“我们总是提心吊胆,害怕那些极大的、可能让无数人丧命的大灾难,如飞机失事、核电站爆炸、恐怖袭击。其实,这样的死亡机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相比之下,传统部族社会的人们会在细节问题上非常注意。“一次在新几内亚,我想要在一棵枯死的树下搭帐篷,而我的导游却认为我疯了。他告诉我晚上睡觉时,枯树很可能会倒下来并砸死我。我当时辩解道,不会那么凑巧的。后来我意识到,如果一直生活在森林里,这样的危险机率会不断累加,最后危险真的有可能就会发生。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积少成多、不起眼儿的小事儿同样会导致坏结果。所以要千万注意,洗澡或走路时滑倒可能会摔坏。如果像我这个年纪(译者注:戴蒙德今年75岁),这种伤害很可能会使我丧命,或者瘫痪在床。同样,车祸也是伤人性命的真正危险。”


“所以从新几内亚人社会中我们可以学到,我们应该真正担心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危险,而不要整天苦恼于飞机事故或恐怖袭击。当然,我的大多数美国朋友都认为我是个偏执狂患者,但是我要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仍然好好地站在这里。”

 

来源:看历史
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E5OTE5Mg==&mid=200931086&idx=3&sn=e38840ac84ad236a55956cd1324a7e5e#rd

7条回复

1
大多数的沉默

能知道好歹就算不错了

2
ames

如果一直生活在森林里,这样的危险机率会不断累加,最后危险真的有可能就会发生。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积少成多、不起眼儿的小事儿同样会导致坏结果

3
fler

@ames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们有四书五经呢。

4

能学到啥呢?好好研究,可以为博物馆多些材料,大家的谈资而已。

5
蓝瑚

没什么意思

6
Sema

那笑贫还是笑娼呢;

7
Qindama

人会过的越来越好的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