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李鹏新书回忆爱情 妻唤其大鹏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7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2014年的初夏,退休的国务院前总理李鹏又出新书了。

这本书名为 《李鹏回忆录 (1928-1983)》的新书是李鹏亲自撰写的一部自传体书籍,时间跨度从1928年至1983年,共55年。

这55年的人生经历,包括动荡的童年、少年时期在延安成长、从延安到东北、在苏联学习水电专业、在电力系统工作等。在书中,李鹏回忆了和妻子朱琳相爱、相处,并共同抚育小鹏、小琳和小勇三个孩子的诸多细节,艰辛又充满温馨。

这本书只写到了1983年。李鹏在回忆录的前言里写道:“我还准备继续完成1983年至今的回忆录,包括在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的20年和离休之后的生活。”

“这一写作任务会更加繁重,我当尽力而为。”李鹏说。

初识朱琳

李鹏和夫人朱琳相识于1957年。

当时,李鹏担任吉林丰满发电厂副总工程师。

那年的元旦之夜,吉林市政府邀请苏联专家、有关厂矿的负责人同吉林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举行联欢会。李鹏也应邀参加。

会上,时任吉林市长张文海发表讲话。张文海讲话喜欢引用一些成语、古语,俄文翻译纷纷躲到一边,没人敢上前翻译。这时候,张文海高声问:“小朱来了没有。”在他第二次喊人的时候,朱琳走了出来。

多年以后,李鹏回忆当时朱琳走出来的情形:“第二排走出来一个姑娘,大概20多岁,穿紫红色女式套装,梳了两条辫子,有一双明亮自信的大眼睛,五官端正,举止大方。”

朱琳很好地完成了翻译任务,这给李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李鹏曾在苏联长期学习,俄语很好,所以他知道朱琳意译得很正确,发音也很好。

讲话结束后,会餐开始了,李鹏发现自己碰巧和朱琳坐在一桌。当时,他主动向朱琳敬酒,朱琳则礼貌地对他说:“请先给专家敬酒吧。”

晚餐结束后则是舞会。那时候,李鹏的目光已经牢牢地放在了朱琳的身上。两场舞过去后,李鹏发现朱琳的舞姿很美、很动人。他一心想与朱琳共同跳舞。当音乐再次响起的时候,李鹏终于鼓起勇气,走到朱琳面前说:“可以请你跳舞吗?”朱琳看了看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人跳起了第一场舞。

在第一场舞蹈中,李鹏趁机用俄语与朱琳交流,两人互相通报了姓名和基本情况。

李鹏说:“我叫李鹏,在丰满发电厂工作。”朱琳回复他说:“我叫朱霁凌,在102厂工作,在专家翻译室当翻译。”那时候,朱琳的名字叫朱霁凌。

这场舞结束后,李鹏再也没有兴趣和别人跳舞了,他一心想着如何能再次与朱琳跳一次舞。终于,几段音乐过去后,李鹏发现朱琳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于是,他又一次主动走上去说:“可以再请你跳一次舞吗?”这一次,朱琳比上一次热情了一点,再次答应了李鹏的邀请。

李鹏不再那么紧张,跳的动作自然了很多。跳舞期间,他们再次用俄语聊了起来。可惜,两人话还没有说完,这场舞又结束了。虽然李鹏心里仍想与朱琳共舞,但是他们毕竟刚刚认识,于是,李鹏没好意思再次发出第三次邀请。

舞会散场后,苏联专家要退场了,朱琳也要离开了。见此,李鹏急忙赶到礼堂门口,抢在苏联专家之前,先和朱琳握手告别,然后才和几位相识的苏联专家握手告别。

后来,李鹏听说,朱琳在回去的车上和女翻译孙丽君说:“李鹏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礼貌,跑过来先和我握手,然后才和苏联专家握手。”那时,孙丽君已经结婚了。她笑着对朱琳说:“他对你有意思,你小心一点。”

那一年,李鹏虚岁29岁,之前因为没有遇到合心意的人,一直单身。现在,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互称“大琳”“大鹏”

从此以后,李鹏开始思念朱琳,经常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和她见面。后来,他通过一位熟识的苏联专家,了解了朱琳的一些情况。

1957年三八节前夕,这位苏联专家要回吉林。李鹏托他给朱琳带去了一封信和两件小礼物。信写得很简单:“祝你三八节快乐。”送去的两件小礼物,一件是上海出品的幸福牌钢笔,算当时比较好的笔。另一件则是一个纪念章,是李鹏在苏联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参加世界青年大会后送给他的。李鹏在信里写道:“这是一个朋友参加世界青年大会后送我的,现在我转送给你。”

两三周过后,苏联专家从吉林回到丰满了,李鹏急切地问他朱琳收到礼物的情况。苏联专家告诉他,虽然朱琳没有给他什么答复,但是朱琳收下了礼物就是表示答复。李鹏听了以后很高兴。这位苏联专家建议李鹏主动去看望朱琳,并且鼓励他说,“按照你们的条件,我看是很合适的一对”。

不久以后的一天傍晚,李鹏就坐车到吉林市去看望朱琳。

朱琳在办公室接待了李鹏。安排李鹏吃完饭后,朱琳和李鹏就聊了起来。

两人介绍完各自的情况后,李鹏说:“我们已经彼此介绍了各自的情况,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个朋友,有机会多来往,增加了解。”朱琳笑着点头,答应了李鹏的要求。

“短短”两个小时过去了,李鹏要和朱琳告别回去了。此时,朱琳说:“我以后有机会,到丰满你那里去看看。”

李鹏后来回忆说:“通过这次见面,我们确定了可以做朋友,而且彼此都萌发了爱慕之情。我对她的第一感觉很好,看她介绍自己的举止言谈,都是很得体的。特别是招待我吃饭的时候,她坐在一旁看着,自己不参与,而是过了不久,两人又在丰满见面了。

那时候,国家156个重点项目之一的吉林102厂竣工,中央派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带领代表团参加竣工典礼。朱琳也跟随代表团参加了庆祝活动,来到丰满。薄一波亲自点名李鹏陪同参观。

参观结束后,他们在李鹏住的招待所见面了。

这次,两人进行了更深入的交流。朱琳对李鹏讲起了自己的小时候,李鹏也说了自己家庭的情况。

这次谈话后,李鹏和朱琳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在李鹏的提议下,1958年春节,朱琳和他一起到北京见了李鹏的母亲赵君陶。

当时,赵君陶是化工部教育司副司长,不久之后就抽调去参与北京化工学院创建工作。

赵君陶见到朱琳后,非常满意。不久,李鹏就先回到丰满工作,留下朱琳和他母亲住在一起,一呆就是一个多月。

在朱琳和赵君陶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们常常同床长谈,赵君陶给朱琳讲革命故事和政治时局。

赵君陶还把朱琳带到李鹏三姨赵世兰家。赵世兰是党内有名望的老大姐之一,连邓颖超、蔡畅等人都称她为“大姐”。李鹏母亲和她是生死与共的亲生姐妹,共同经历了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的考验。

赵世兰见了朱琳后大加称赞,说:“这才是我们的好儿媳。”

朱琳曾真切地对李鹏说,在和李鹏母亲相处的那段时间里,真正感受到了母爱。

两人相识一年后,步入了结婚的殿堂。

1958年7月10日上午,李鹏和朱琳到北京婚姻登记所登记结婚,领了结婚证,正式结为夫妻。当晚,他们举行了一个简朴的婚礼,只请了少数亲朋好友参加。

从1958年到现在,两人风风雨雨,携手共度了50多年。

2008年7月10日,李鹏和朱琳在北京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祝活动,纪念他们的“金婚”。

李鹏说:“能够找到这样的终身伴侣,我感到非常幸福。”

婚后,李鹏只要到外地出差,几乎每隔两三天就会给朱琳写一封信,告诉她到达地区的情况、风土人情以及风景名胜。而只要李鹏预定某一天到达哪个城市,朱琳就提前把信写好寄出,保证李鹏到了目的地可以按时收到。那个时期,他们之间的两地通信有好几十封。

等到两人的大儿子、大女儿先后出世,李鹏和朱琳就不直接喊对方名字,李鹏称朱琳为“大琳”,和女儿李小琳区分开,朱琳叫李鹏“大鹏”,和儿子李小鹏区分开。从此,这个称呼一直是夫妻两人的“专属”。

李鹏为了朱琳健康,还曾“偷师”学习过按摩。

1962年那时候,朱琳的身体变得不太好,经常头晕、失眠,有时候还不想吃东西,身体日渐消瘦。为此,朱琳病休了一段时间,去医院做了检查。但是,医生并没有检查出什么结果,没有药物进行治疗,只能让她加强锻炼,补充营养。

这段时候,李鹏正好去北京开会,住在他母亲赵君陶那里。

在母亲的住处,李鹏认识了一位来自四川的李姓按摩师。在看到李师傅给母亲做按摩的时候,李鹏发现她手法高超,按摩有很好的效果,于是就偷偷学了几手。

等到李鹏回家后,他自己模仿李的手法,给朱琳提背筋、按摩。没想到,这居然有效,没等李鹏按摩完,朱琳就睡着了,没有了失眠的困扰。

小鹏的出生

两人结婚没多久,1959年初,朱琳出现了严重的孕期反应,到医院检查后,被证实怀孕了。

这是李鹏和朱琳的第一个孩子,李鹏的母亲赵君陶知道后,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她盼望已久的孙子就要出生了。

1959年5月,朱琳被送到了北京,和赵君陶住在一起,静待生产。

不过一个意外,让李鹏夫妇差点失去这个孩子。

1959年5月末的一天,朱琳陪赵君陶坐公交车到李鹏的五舅母夏之栩家探望。在车上,朱琳和赵君陶互相谦让座位时,公交车突然急刹车,朱琳向前一冲,一下子蹲下来,结果发现出血了。

赵君陶急忙叫车把朱琳送到协和医院保胎。

一周后,朱琳去复查。医生检查完后,发现朱琳的情况很严重,立即让她住进了危重病房。赵君陶被医生责怪疏忽,并被告知:“孕妇的羊水破了,大人和孩子都有危险,必须卧床休息!”于是,朱琳一进协和医院就单间隔离,不许下床,鞋子也被收走了。

过了两天,还是没有孩子出生的消息,赵君陶急忙向邓颖超求助。邓颖超请来了中国当时最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林巧稚大夫前去会诊。经过诊断,林问赵君陶:“孕妇的情况很不好,羊水破了,你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赵君陶想都没想说道:“大人也要,孩子也要。”面对赵君陶这样急迫而恳切的态度,林说:“那好,我尽力而为吧。”

在林巧稚和协和医院的精心护理下,朱琳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6月7日星期天,赵君陶一早就在产房等待室门口,静静地祝福。李鹏的大儿子李小鹏就在这天出生了,刚生下来时不到5斤重,本来准备放到保温箱,医生看到婴儿的身体状况还可以,就没进保温箱。让餐厅的工作人员接待,给我留下来很深的印象。”

17条回复

1
小葵花

丰满发电厂,这个名字好遐想

2
Yazha

嗯!! 大鹏!……大鹏!……大鹏!……

3
蛋糕爱芝士

我看成大雕了

4
八尾猫

屌丝男士

5
恶魔露露

这玩命给自己洗地这是在自救吗?

6
Marcello

都这岁数了,是代笔挂名了吧?这种红色文学,除了有关部门工作和崇拜者以外,会有人去买来拜读吗?

7
青山黛马

温馨感人

8
消音弥散

每个有一定级别的干部退休了都会由秘书整理自传。轮到这些活儿秘书挺惨的,老板活得越久,自己的仕途越没希望

9
Passan

你们看网易的评论了吗,喷了
http://comment.news.163.com/news_guonei8_bbs/9VSDUICM0001124J.html

10
长恨歌

@消音弥散 那衣服,人家都是副部级好么

11
撒花儿的小米

@Passan 这类评论不是一向枪手控制么,偶尔混入一些奇怪的东西也马上删掉了。。不过有几条真像反串黑。。

12
傾慕桃子

口才好喷了

13
幻森九

相识恋爱婚后生活各种高大上特权,与现在的红二代官二代们如出一辙

14
Meow

教子有方,育女有道,时代楷模!

15
ectina

中央派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带领代表团参加竣工典礼。朱琳也跟随代表团参加了庆祝活动,来到丰满。薄一波亲自点名李鹏陪同参观。

老薄这一点名,朱琳还不马上开始跪舔

16
夏嵐

凤凰网的评论比较好笑:摘几条热门的

子女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两袖清风,人民的好总理!

李总理一心为民两袖清风,从不以权谋私,在这方面与伟大的wjb总理一样为党工作几十年从来不谋私利为革命鞠躬尽碎。

靠自身努力当上总理的!与周恩来一点关系都没有!!

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总理。

17
AexHr

看这情形,小鹏或者小琳要选一个丢了。。。。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