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邪教山达基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6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20世纪40年代末,纸浆文学作家L·罗恩·哈伯德宣称:“一分一分地码字挣钱是荒唐的。如果一个人真的想赚一百万,最好的办法就是创立他自己的宗教。”


520370a005166f53.jpg


  哈伯德真的开始了他自己的宗教,将它称为“山达基(即科学原教)”,而今天它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每年全球总收入约上亿美元的企业。教会的所有收入都要与哈伯德按比例分成,这个比例一般是百分之十,并且在瑞士和其他地方的银行账户里也藏有从未公开过的财产,这些财产都在哈伯德夫妻的掌控之下。侍从们总是簇拥着他,迎合他每一个心血来潮的念头,据传他所住的也是教会的物业,在加州南部,以前是个度假胜地。


  在当今美国主要的“新兴宗教”或邪教中,山达基创立时间最长、财力最雄厚——同时也是为害最大的一个。山达基教的某些狂热分子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已经展开了一系列的盗窃、间谍、绑架和毁谤。去年10月,助理联邦检察官Raymond Banoun在华盛顿指挥了大规模调查,导致九名山达基最高行政人员以盗窃或共谋定罪。


Raymond Banoun说:“法庭上出示的证据表明存在针对公有、私有组织以及个人的无耻的犯罪活动。尽管山达基官员们打着宗教自由旗号,但却对社会各方面都造成了伤害。”


  1950年,哈伯德39岁,出版了《戴尼提: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1954年,他在华盛顿创立了山达基的第一个教会。到了1978年,这个组织宣称在美国有38家教会组织,41个教会在国外,在全世界有172个“教团”和543万7千名教徒。这些说法极为可疑;火眼金睛的观察家们已经估算出,在美国,核心的全职工作人员大约有3千名,而信徒不超过3万人。


  即便如此,哈伯德仍然活得可能比印度斋浦尔的大君还像个帝王,大君在英格兰有一座三十个房间的豪宅和57亩的地产,20世纪50年代末,哈伯德买下了它们当作“世界总部”,因为他的活动越来越多。他的随从包括年轻女性,她们名义上被叫做“信使”,她们既为他点烟又为他接灰。


她们把他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包括他常常在盛怒中破口而出的污言秽语。她们早上帮他起床,帮他洗澡、穿衣服。她们擦洗他的办公室,每天都有“白手套”一丝不苟地检查,还把他洗好的衣服用清水漂上13遍。(前成员说他如果在衣服上嗅出一丁点肥皂味就会骤然爆发。)


  哈伯德有一种能把科幻故事无穷无尽地编下去的惊人能力,在故事里,他是被挑选出来的精英们的最高领袖,他就是以这种能力牢牢地吸引并控制着虔诚的追随者。他告诉他们自己是一个核物理学家,二战中在美国海军服役时受过重伤。在海军医院里“变得又瘸又瞎”,他声称“用他的方式两年不到就恢复了健康和全部的洞察力。”在这个过程中,他深化了他的“研究”,最终发现了“戴尼提”和山达基,它们能够解答人类的绝大部分疑问。


  但事实并非如此。哈伯德确实学习过分子和原子物理的大学课程,但他最终没及格。他确实曾在海军服役,但海军并没有记录表明他曾经参加过战斗或者曾经负伤。他退役之后拿到了百分之四十的伤残津贴,但那是由于溃疡、关节炎以及其他一些小病。


就在那段一时期,他向美国退伍军人管理局请愿,要求得到护理和治疗,因为他存在“长期抑郁和自杀倾向”。他也曾因为支票上的小偷小摸而被逮捕过。当他给FBI写信说有共产党密探在到处寻找他时,FBI探员在他的信后贴了一张便条:“归到‘疑似神经’一类。”


  自推出“戴尼提”以来,哈伯德的古怪“哲学”已经膨胀成多达两千五百万字的一坨,包括各种书、文章和演讲录音。哈伯德声称已经探查出74万亿年前有人类存在,并暗示人类起源于金星。今天的地球人都是不朽精神的物质体现,这种不朽精神跨越万古,一次又一次地转世化身。除此之外,哈伯德还断言,我们俗世的麻烦往往来自于精神意象的残影,他把那叫做“记忆印痕”——此生或前世的痛苦经历。


  哈伯德的别出心裁之作轰动一时;他声称已经“净化”了270种记忆印痕,因此极大地提高了“被净化”者的智商,还治愈了他们从关节炎到心脏病等大大小小各类疾病。后来哈伯德还说山达基能够根治癌症,并且是唯一能治疗原子弹灼伤的特殊疗法。


  为了探测记忆印痕,哈伯德采用了一种电池驱动的电流计,它有一个指针可调节,连接着两个空罐头盒。每小时收费150美元,山达基的“牧师”为对象一对一地做“听析”,接受听析者被要求双手紧握空罐头盒,并回答许多和他过去和现在生活有关的,林林总总的问题。指针的旋转被认为是探测出了记忆印痕。通过让对象“面对”这些记忆印痕,“牧师”要求“清空他的记忆仓”,因此他的身心都提升到了“完全自由”的非凡状态。


  山达基的听析员也会仔细记录任何亲密关系,包括性关系、犯罪活动,或是婚姻和家庭中的麻烦。据教会所承认的文件和背教者们的公开宣言来看,这类记录被整理保存,如果有哪个教徒(或教徒的家人)以叛教、向当局投诚,或公开敌对相威胁,变成了“潜在的麻烦”,就用这些记录来敲诈勒他们。


  当然了,他们绝不会要求新来的发展对象一上来就全盘接受这一整套荒谬的故事;他们把它做成了缓慢生效的胶囊。这个过程把这些人带入了“过来人”所谓的“机器人一样”的状态。


  17岁的朱莉的经历十分典型,她是一个高中的优秀毕业生,被一个熟人——实际上是个托儿——邀请去参加一个“沟通课程”(山达基教会招募这些“一线工作人员”,他们拉来的新成员所交的钱中,有百分之十是给这些人的佣金)。


不知不觉地,朱莉将自己送上了一条干扰心智的传送带,它是哈伯德开发出来的,有催眠效果的“日常训练”。这个新成员被嘲为“生肉坯”,和一个“教练”面对面跪坐几个小时,闭着眼睛。然后她又睁着眼睛坐上几个小时。然后教练试着找“情绪按钮”。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照着指令去做:“提起椅子”“挪动椅子”“坐到椅子上去。”


  玛格丽特·泰勒·辛格是加州大学的一位心理学家,她采访过朱莉以及前邪教成员400人以上,她评论道,“这些固定程序可以把人弄得严重人格分裂,而新成员们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就已经被蛊惑了。”


  朱莉发现,下一步,听析继续清除着现实和幻想之间的界线。在这个阶段,朱莉花光了她大学里存下来的3000美元。然后她被告知她可以得到大学水平的课程培训,只要去做山达基的工作人员,专职去招募和培训那些新来的生肉坯。她一周要工作60到80个小时,最高工资是7.5美元每周。她现在已经达到了“机器人一样”的状态。


  朱莉感觉自己很优越,她是这个世界上被挑选出来的精英之一。她是被允诺可以跟随罗恩去下一个星球的忠实信徒中的一个。因此,他们习惯于“我们反抗他们”的观点,而这种观点很大程度上是宗教和政治狂热的特征。


  不管怎么说,朱莉在其中算是幸运的。9个月之后,她的父母把她带离了这个邪教,她行尸走肉般的恍惚戛然中止了。去年8月,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陪审团认为山达基教会的行为乃是无耻欺骗,所以判决它应该赔偿朱莉的损失2,067,000.20美元。


  安妮·罗森布鲁姆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在山达基耗费了近6年。在她生命的最后15个月里,她呆在教会的惩戒部,“康复工程队”。在那儿,囚犯们始终被看守着,从来不许单独离开,没得到允许从来不准同外人说话。他们吃的是剩饭,睡的是地板,每天的生活就是干又累又不体面的活儿,在培训室里学习教主罗恩的著作,还有就是折腾人的听析,用听析来探测“反对罗恩的罪行”,不管是在今生还是在前世。


  如叛教者们所证实的,被听析者在他们的听析过程中变得狂乱、精神异常。然后他们被单独关起来。不出所料,有人自杀。比如说,去年1月在佛罗里达州的清水镇,一名山达基成员就猛地跳下海湾淹死了。


  这些年来,哈伯德不断地增添新的等级和信仰的“级别”。“净化课程”的学费是3812美元,但要获得最高级别,信徒得付上14295美元。哈伯德在训词中向工作人员强调,他的策略方案就是赚钱,多赚钱,利用其他人来赚钱。当新人的数量和教会的收入下降时,哈伯德下令工作人员只许吃米饭和豆子。


  不过收入似乎一直都很高。1974年,教会在俄勒冈州花110万美元买下了一个古老的耶稣会修道院。1976年,美国国税局在哈伯德那艘320英尺长的旗舰阿波罗号上发现了800万美元现金。暗地里,教会为佛罗里达州清水镇的一座饭店和另外一些物业支付了800万美元。哈伯德的一名顶级助理最近叛教,他证实,清水镇的山达基组织光是去年的收入就高达每周100万美元。


  1966年,哈伯德创建了自己的情报机关,叫做“守护者办公室”(简称GO,现在叫OSA)。他坚信在那些针对山达基的攻击背后有一个“中央机构”,他的怀疑集中在世界心理卫生联盟上。“精神病学和克格勃是直接勾结一起行动的,”他宣称。他似乎认为他们和FBI,CIA,各种报纸及团体一同行动。他任命自己的第三任妻子玛丽·苏·哈伯德从洛杉矶总部指挥反攻。她为守办明确了目标:“横扫一切反对派,创造充分的真空,扩张山达基。”


  守护者办公室的训练大纲包括教导如何匿名对记者进行死亡威胁,如何诽谤对立面的神职人员,如何伪造假剪报,如何策划并实施盗窃。公共事务发言人则接受培训,学习如何对新闻界撒谎——“有效地流出错误数据。”他们最喜欢用的卑鄙手段是:给国税局打匿名电话,指控自己的敌人在所得税上存在欺诈行为,从而引得国税局去对他们进行审计。凡是调查过山达基或者出版过对山达基不利的文章的机构都是他们的大标靶——报纸,福布斯杂志,美国医学会,商业服务监督局,以及美国精神病学会全都是。


  个体也同样会被盯上。1971年,纽约自由撰稿人波莱特·库珀出版了一本名为《山达基丑闻》的书,教会的反应是发起诉讼,盗窃,诽谤和诬告等强大攻势。她接到了死亡威胁的电话。根据后来被披露的一份教会文件,这一系列攻势的目的在于“让波莱特·库珀不进监狱也得进精神病院。”


  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库珀小姐和她的出版商在美国的多个不同的城市遭遇控告,还有国外的一些城市。为了摆脱山达基的法律战,她的出版商同意撤下这本书。“不够付律师费的,”他这样解释。


  库珀小姐说,最糟糕的一击出现在山达基间谍偷走了她的一些信纸伪造成炸弹威胁信来构陷她之后。她被联邦大陪审团以制造炸弹威胁(以及伪证罪)起诉。她被纠缠了两年,直到她自愿接受“吐真药”麻醉做测谎实验。等到她通过了测谎,政府才停止了诉讼。为了应付这些,她花费了28000美元。


  1976年,FBI发现两个山达基间谍用伪造的证件在晚上把司法部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由此揭开了华盛顿间谍活动大网的一角。一名间谍迈克尔·梅森尔在潜逃近一年之后,提出与政府合作。梅森尔说,针对那些被认为有可能会妨碍山达基运营的美国政府机构,山达基已经于1974年就开始布置全面进攻(“白雪公主行动”)。他自己分管华盛顿这边的行动。和另一个间谍一起,他闯进国税局的照片鉴定室,伪造了证件,用来出入各种政府大厦,偷走或复制那些被粗心大意地落在桌上的钥匙,打开锁,偷走或复制政府文件。


  依据梅森尔的证言,FBI取得了搜查证,在1977年7月8日突袭了华盛顿和洛杉矶的山达基总部。FBI探员们在洛杉矶查获了23000份文档,大部分是从美国政府那儿偷来的,此外还有一些盗窃工具和电子监视器材。山达基间谍活动的范围大得惊人。在一个司法部门的专门机构,一个山达基所安插的雇员实际上就在存放CIA和国防部绝密文件的保险库工作。另一些山达基教徒在周末和晚上进入办公室到处搜索,司法部副部长的办公室也难以幸免,他们偷了高度机密的文件,就用办公室里的复印机来复印。


  1979年10月26日,9名山达基高层官员站在一名联邦法官的面前,他们由于阴谋反对政府而被起诉并定为犯有盗窃罪或共谋罪。这份名单上打头的就是48岁的玛丽·苏·哈伯德,这一系列行动都是她指挥的。哈伯德自己以及其他24名山达基成员则被称为“未起诉之共谋共犯”。


  自这次定罪之后,很多前山达基成员主动站出来说出了一些事情,之前他们因为害怕哈伯德的卫士而不得不守口如瓶。在波士顿,律师迈克尔·弗林已经提出一个赔偿金额达2亿美元的集体诉讼案,代表一个前山达基成员以及其他曾被这个邪教所虐待的人们,指控山达基欺诈、暴力和违约。


  但是哈伯德和他的山达基并没有因此止步。去年秋天的定罪之后,他们向志愿者发出呼吁,要求守护者进行反击,“把那些想打倒山达基的家伙搜出来。”


  哈伯德山达基教会给了我们很多经验教训。正如历史所展示的那样,当一个狂热的人利用强大的沟通技巧聚集起了一个周遭全是追随者的环境后,他就用他自己的妄想感染他们,让他们相信外部世界充满敌意,只有他们才可以拯救世界,要求他们盲目地服从。这样的集合体很可能打破文明约束的结构,堕入骇人的罪行。


可以确信,被查获的教会文件,明显的迹象,还有叛教者们的证词都证明了,山达基教早已沉湎于盗窃、间谍、勒索、绑架、非法监禁、阴谋盗取政府文件,以及妨碍司法公正;有一些人已经自杀身亡。一个十几岁女孩的父母,在跟着女儿到哈伯德的追随团中呆了几个星期之后,于去年1月发出了一项紧急呼吁,旨在防止“我们所信仰的变成另一场大规模屠杀或自杀”。


0条回复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