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信徒为何会深陷邪教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4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这些明显荒诞不经的邪教组织,如何让信徒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文/唐映红


5月28日,山东招远麦当劳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群殴致死的故意杀人案。据公安部的通报,6名犯罪嫌疑人均已确定为邪教组织“全能神”的成员。犯罪嫌疑人为发展组织成员,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人索要电话号码。遭受害人拒绝后,将其残忍殴打致死。


根据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全能神”(又名“实际神”、“东方闪电”)早在1995年便被明确界定为“邪教”组织。“全能神”是从美国1962年创立的邪教组织“呼喊派”传入中国大陆后,衍生演变的一个本土邪教组织。


早年的“呼喊派”甫一传入中国,就被国家宗教事务局和“三自”爱国教会所抵制和批判,并于1983年被列为中国大陆的头号邪教组织。其实,在传入中国之前,“呼喊派”在美国就曾被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及异端研究机构“基督教研究所”(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CRI)在1970年代早期确定为邪教。


由“呼喊派”衍生演变的“全能神”,在传入台湾地区之后,竟然招致台湾基督教众教会首次破天荒地聚首商议,并发表联合声明,斥责“全能神”是悖离基督教真正教义的“异端”。

pQzg4QJX.jpg

(资料图:2013年2月25日,台湾基督教众教会首次“破天荒”发表联合声明,将从大陆传入台湾地区的“全能神教”驳斥为悖离《圣经》的“异端”。)


问题是,这些被合法宗教组织所排斥,明显荒诞不经的邪教组织何以能控制成员?特别是,邪教组织的主张常常蛊惑成员直接危及别人生命,如在东京发动沙林毒气袭击的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或者危害成员生命,如教导信徒自杀的美国邪教组织“大卫教”(Branch Davidians);以及谋财,如唆使信徒卖淫并从中牟利的香港邪教组织“青龙教”;满足部分人的性欲,如著名的国际邪教组织“上帝的孩子”((Children of God),等等。


美国心理学家史蒂夫·哈桑 (Steve Hassan)长期致力于对邪教的研究,并试图找到那些信徒为什么会陷入邪教组织不能自拔的答案。他2000年出版的《释放束缚:使人们能够为自己着想》(Releasing the Bonds: Empowering People to Think for Themselves)一书中,分别从行为、资讯、思维和情绪四个方面对邪教作出了描绘。他把邪教组织对成员的精神控制(Mind control)总结为“BITE模型”(BITE model)。


一是行为控制(Behavior control)方面。邪教组织通常对成员的衣食住行进行严格的规范,甚至他们的睡眠和闲暇时间也要受到教义的限制和约束。信徒们大部分时间被教义的授课及组织活动(如念诵经文等)所占据;他们几乎不能擅自决定任何主要的事项,必须要经过批准;而且还必须汇报思想,将自己的感受与行动报告给上层成员。信徒们必须要服从教义所规定的严格教条,稍有违反就可能遭致责罚。总之,在邪教组织里,集体思维高于个人,个人必须臣服于“集体”的名义之下。


二是资讯控制(Information control)方面。邪教组织普遍通过控制和歪曲资讯,使成员尽可能不能接触到组织以外的资讯,有时会通过使成员过度忙碌以至无暇接触外界。为了促使组织内资讯能压倒组织外的资讯,邪教组织在组织内大肆宣扬教义或组织散布的讯息,并且由教主决定哪些人可以知道什么。为了进一步地控制成员,成立相互监督制度,鼓励信徒们互相举报。


三是思维控制(Thought control)方面。邪教组织无一例外都会把教义定为真理,宣扬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模式。通过一套特殊的语言词汇和概念来代替常规的思想表达。邪教组织绝不容忍成员有别的信仰,也不能批评教主或教义;压制信徒的思考,只允许“好”或“正确”的想法,否定或抹黑批判性的,或理性的以及建设性的批评。


四是情绪控制(Emotional control)方面。使每个成员随时随处都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控制,过度夸大他们的罪恶感,使他们相信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过错而高层成员是不会错的。制造和培育恐惧,包括怕自我拿主意、怕外界、怕敌人、怕失去救赎、怕离开组织、怕遭到否定,等等。鼓吹离开组织即会遭受厄运,宣扬离开组织就是堕落,攻讦或杯葛试图离开者。通过公开悔罪等带来强烈情绪冲击和波动的事情来控制信徒。

BIyxpJPv.jpg

(资料图:史蒂夫·哈桑 (Steve Hassan) 在2000年出版的《释放束缚:使人们能够为自己着想》(Releasing the Bonds: Empowering People to Think for Themselves)一书中,他分别从行为、资讯、思维和情绪四个方面对邪教作出了描绘。)


史蒂夫·哈桑的这本书刚出版,就受到心理学界以及社会的高度评价。曾担任过美国心理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主席的菲利浦·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对哈桑的这本书作了高规格的推荐:


“史蒂夫·哈桑的工作我认为比其他研究者或临床心理学家更有价值。哈桑的原创思想呈现出令人着迷的魅力,仅此一点就堪称楷模。我相信读者通过这本新书将与我分享作者的热忱,他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去应付日益增长的邪教的威胁。”


津巴多教授就是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影片《死亡监狱》的原型)的主持人,他参与主编的《心理学与生活》是大陆传播最为广泛的译版心理学导论教材。


哈桑最近出版的另一本书,《精神自由:帮助所爱之人远离控制他的人、邪教以及观念》(Freedom of Mind: Helping Loved Ones Leave Controlling People, Cults, and Beliefs,2012)中,人们受到控制的因素,已经不再是像“BITE模型”所描述的那样制度化和组织严密,只要具备其中几个关键的要素,那么人们就很容易受到控制和影响。


尽管大多数邪教的信徒都是受教育程度,以及经济和社会阶层比较低;而且邪教组织对成员的控制通常是经年累月的洗脑灌输。但实际上,有时候不需要任何制度化、组织严密以及长期的洗脑,仅仅几天工夫就可能使一个城市白领精英被特定的情境所控制,而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例如,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歹徒奥尔森(Jan Erik Olsson)与奥纳夫森(Clark 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这起劫案因歹徒放弃而告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克里斯蒂安(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奥纳夫森,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在社会心理学里,因为这起离奇的银行劫案,类似人质同情甚至爱上绑匪的心理情结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Stockholm syndrome)。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质到邪教组织的信徒,其受到控制的心理历程没有本质的差异。


其实,不仅是在被绑架的劫案中,在日常的生活里,只要人们处于满足以下四个因素的情境:受到威胁(唤起恐惧);与外界隔绝(资讯屏蔽);相信自己完全不能摆脱情境(无助感);但又受到小恩小惠的对待(意外的优待)。 那么,他们的认知、情感和行为都可能在无形中被情境所控制而发生扭曲、错位。


最令人沮丧的是,就像邪教成员张立冬在殴打无辜受害人时,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一样,那些陷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质”,也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9条回复

1
Parks

真正的宗教都是教人向善而且不会威胁人的。 邪教都是靠恐吓,增加恐惧感控制人

2
LiAoo

政府打击邪教组织是一大事,邪教乃是祸国殃民毒瘤

3
Jessica

快把邪教的人都抓起来,给他们好好教育一下,他们都是愚昧的傻瓜,没有脑子的货。

4
Maertz

赞一个,我们全家都信基督教的接触过基督教的都知道他跟那些邪教是不一样的。

5
smit

铲除邪教组织,严惩打人凶手,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6
宫崎和香

自由是伦理的起点……

7
夕阳醉了

这是政府一直打击基督教的结果。

8
Nicolo

每当社会动荡时,各类邪教就出来为非作歹,政府要好好打击

9
clear

@Parks 十字军 和拉登等等,杀人少了? 他们都是依据正规教义来的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