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点 言语峰

移了民就真的好了吗

转载文章

向好友分享此话题 7人分享

分享话题后, 信息将显示于动态内。

今天的大陆民众,对加拿大普通移民的生活、心态和精神面貌,都具有一种既不切实际、又自以为是的先入之见。故想借此次采访真实反映这一特殊人群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的实态。


文/陶短房

u2mSxP9E.jpg

严格地说,这并不是一次很正规的采访,因为新闻采访的目的,是为了获取新闻,而新闻采访活动本身,则是为达到此目的,而对客体进行观察、询问、倾听、思索和记录。


而此次我所进行的 “采访”,目的却主要是获取“旧闻”——那些十几二十年前大陆“移民潮”早期,因各种原因和目的、以不同方式移居加拿大的大陆华人、尤其华人女性的喜乐浮沉、酸甜苦辣,那些围绕这一特殊群体所发生的故事,以及故事背后的种种;而“采访”的客体,则既非正在发生的新闻事件,也非完全意义上的“纯”当事人,而是我的一位朋友,一个“说故事的人”。


这位激发我产生采访兴趣的、“说故事”的朋友,就是已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四年的青溪。


我和她结识,算起来已近二十年。当初在中国,我们因彼此工作单位有协作关系,业务上常打交道,久而久之,发现既是同乡,又多共同爱好,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几年后,随着中国经济体制的变化,社会的变迁,和各自生活境遇的改变,我们渐渐失去了联系,我自己辗转多个职业、领域,远赴非洲,周历各国,最终在妻子的催促下移民加拿大,弃商从文,成了半个媒体人、半个作家和两个孩子的“全职爸爸”,至于她,当时已调动工作的我只知她婚后公派出国去了北美,也不知是去了美国还是加拿大。


那时网络还不普及,国际长途电话更是代价高昂的奢侈品,90年代我在非洲某国营外贸公司驻当地办事处工作时,因公联系的主要通讯工具还是电传,会写会认电传缩略语,还是驻外人员必备的基本功,因私和家人通国际长途的机会,更是珍贵到每年以分钟计算,在这种情况下,中断和老朋友们的联系,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当十多年后,我们在加拿大温哥华街头偶遇并几乎同时认出对方时,彼此都大吃一惊。


她之所以吃惊,是因为她知道,我中学、大学所学的外语是法语,而温哥华却并非法语区,我以前从事的专业,也不适合在大温哥华地区发展,几乎无法想象我会在这里安家落户;我之所以吃惊,是因为印象中她是个非常恋家的人,而且,她的专业外语同样不是英语,本以为,她完成学业后会很快回流的,没想到她居然在加拿大一待就是十四年,且从东到西,辗转了各个加拿大华裔移民聚居的主要城市。


如今她常说,加拿大就是她的家,这里有她的家人、朋友,以及她所熟悉的一切。坦白说,我很羡慕她。作为漂泊过许多国家的人,我深知融入新环境的重要性和难度;作为后来者,在这方面和她相较,我又显得吃力得多。她却淡淡地说,其实她更羡慕我——确切地说,是羡慕我们这些新来的移民。


“你瞧你,人到了加拿大,还可以和国内保持这么密切的联系,读国内的新闻,赚国内的钱。今天的大陆移民到这里来,一不用大包小包,二不用与世隔绝,适应新环境,融入新生活,都比我们那时候容易太多、轻松太多。实话说,很多新移民在这里呆了两三年,人在这里,心还在太平洋那边,根本就没融入,也不打算融入。也难怪,如今他们这样也能生活得很滋润,可我们来的时候,尽快融入这里,就真的是生存需要啊,你能理解吧?”


我当然能理解:于加拿大,我仍算新移民;于海外生活,我却已是老江湖了。经历过无数次“融入”之痛,自然深知个中百味,且更深知这酸甜苦辣,很多时候只能自己默默吞咽,不足为外人道。


对此她显然深有共鸣:“中生代”移民刚来那时候经济基础差,联系又不方便,几年不回去探亲,几个月不通消息,都是常有的事;就算有机会说,也多是报喜不报忧,一来省得家人担心,二来华人大多要强,好面子,总希望表现自己好的一面。


闲谈中,我们都对这些年来,国内那些表现加拿大华裔移民、尤其“移民潮”早期大陆华裔移民生活的文字、音像作品——不论标榜“纪实”还是明言“合理虚构”的,感到颇多遗憾,觉得这些作品固然填补了“从无到有”的空白,让国人还能想起这群远在大洋彼岸的“亲戚”,并因此或多或少对这些“亲戚”的生活环境、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产生一些兴趣,却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准确、真实地反映这一特殊人群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的实态,甚至有意无意地加以扭曲。


我们都觉得,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结果却只能让今天的大陆读者、听众和观众,对加拿大大陆普通移民的生活、心态和精神面貌,对移民加拿大本身,都产生一种既不切实际、又自以为是的先入之见。


时代在变,如今太平洋已不再那么宽阔,加中两国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密切;如今在加拿大生活着数以百万计的新老大陆华裔移民,且在大洋彼岸的故国,还有为数众多等待让自己或儿女一圆“枫叶之梦”的同胞。我们都觉得,生活在网络世界和“地球村”时代的我们,有条件、也有责任为弥补这一缺憾,去做些什么,这样做,对国内的朋友们、对我们自己,都有好处。


在重逢的这些日子里,她曾建议我,利用“半媒体人半作家”的身份,去完成一次对旅加大陆华裔移民,尤其已是华裔移民中坚、却最不为国人所重视和了解的“中生代”大陆移民群体的采访,做一组正本清源的文章;我也曾建议她重拾搁置多年的中文文笔,把自己十四年来辗转加国东西各城、各华人社区,所记忆和感悟的人和事写出来。但说来容易做来难,我们各自有各自的为难之处。


于我而言,海外阅历固然丰富,加国于我却是相对新鲜的氛围,严格说,我自己仍不能说业已完成我所想描述的“融入”,独立实现“寻找和发掘”这一采访真谛,显然勉为其难,也缺乏说服力;于她而言,对“融入”的感悟既深,对所要“寻找和挖掘”的客体也有更多、更直观、更深刻的积淀,但毕竟和中文写作“大环境”隔绝较久,且也不免担心“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离客体太近,反失却了深入观察有时不可或缺的一点点距离感。而我们共同的顾虑,则在于对个人隐私的考量。


我们所希望表现的主体,是旅加“中生代”大陆移民的一些真实生活细节、心理变化,以及他们融入新环境、建设新家园过程中的甘苦。然而这一批移民普遍“融入”较充分,潜移默化中,已接受了北美社会“个人隐私不得侵犯”的社会规范,青溪所特别想切入的“中生代”大陆华裔女性移民,在这一方面,又有更多的苦衷。一方面,他们渴望故国同胞的更多“懂得”和理解;另一方面,他们又往往唯恐“那边”的亲朋好友“对号入座”,把自己认出来。


思前想后,我们终于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架构:我来采访,不过采访对象不是一群“中生代”,而是青溪;她来叙述,不过是以“讲故事”的方式,心境、场景、情节甚至细节都是真实的,但“说书人”可以用艺术手段,把这些真实的素材加以整合,既尽可能展示更多适宜展示的,又尽可能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而且这样的形式,不仅方便将互不关联的人和事串联穿插,也便于通过采访问答提纲挈领,突出那些我们共同认为需要特别关注的话题。


也就是说,这组文章是采访,但采访是虚拟;是故事,但故事是真实的。


读者们不妨一面抱着看报告文学的心态,去阅读问去答来、字里行间,那些真实的人,真实的事,真实的生存环境、生活面貌、精神世界,以及这一切真实的变化,一面抱着看小说的心态,去说服自己不再对具体的人和事搞“人肉搜索”,说服自己相信“如有巧合纯属偶然”。


接下来的章节里,我将回归“采访者”的位置,将“主讲台”归还“说故事”的青溪。就这个虚拟采访而言,她是红花,我是绿叶;而于整个围绕大陆“中生代”旅加移民群体的故事系列,则我和她都既是观察者、叙述者,又是这个群体资格或深或浅的一员。

————————————————

【青溪的代序】


没想到,原本不会英文的我,有朝一日会跻身移民加拿大的行列。至今还记得,当初我先生征求我意见时,我还信誓旦旦地说,即使“冲出中国”,也绝不“冲出亚洲”。这当然主要是顾忌自己不会英文,在加拿大这样的环境里,生存难度一定很大。


谁知一踏上这片土地,就被它平和、淡然的独特气质所吸引,打消了短登一下就回中国的最初念头,一呆四年多才第一次回国探亲。随着居住时间的增加,我发现内心越来越喜欢这个国家,这里的空气中自然而然透着一份友好和谦和,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单纯、轻松、坦诚,很合我的个性。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就在我和国内的联系渐渐稀疏,关系圈缩小到只剩家人、亲戚后的今天,却在温哥华街头巧遇失去联系近20年的老友陶短房先生,记得偶遇的刹那,我被惊得不由自主不断复述“太有戏剧性了”这句话,而陶先生也直掐自己手背,已证实这并非一场梦境。


从陶先生那里,我了解了许多国内信息,一下又觉得自己虽身处异乡,内心和故国却依然如此亲近,不管对“新家”有多么喜爱和适应,内心却难以摆脱“中国根”,这,或许就是“老侨”们所说的“唐山情结”吧。人生总是充满了故事性和戏剧性,只是有些浓,有些淡。移民至今十几年,饱尝了大陆中生代移民普遍尝过的艰辛、漂泊,最终定居大温哥华,开始了较稳定的生活。交谈中得知,恰是在我移居大温的同一年,陶先生也从非洲移民,全家定居在同一座城市里。有趣的是,这么多年,我们近在咫尺,彼此互不知晓,也从未相遇过。


从加拿大东部辗转到西部,十几年间,我的生活环境不断变换,也因此接触了许多从大陆来的、同属中生代的移民朋友,耳闻目睹着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喜怒哀乐,苦辣酸甜,可谓百味杂陈。尽管时过境迁,但这些故事和故事的主人公,却历历如绘,鲜活如初;这些朋友的名字、样貌、经历,等等等等,我都几乎能脱口而出;这些故事,以及我和这些朋友们的友情,成为我记忆中弥足珍贵的部分。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自己也是这些故事和这些人中的一份子。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句话对我们这一代移民而言,一点也不夸张。加拿大地广人稀,平日里街上本就没几个行人,商店里也冷冷清清,华人面孔就更难寻觅。那时候,只要遇上个看似同胞的路人,我们都会下意识上前打招呼,认识一下。改革开放之后,大陆成规模对外合法移民,大约是从90年代初、中期开始,至2000年代中期都以技术移民为主。当时国内经济条件有限,这些技术移民的经济实力,较如今以投资移民为主的“新移民”而言,可谓寒酸之极。我们抵加时,口袋里普遍只有几千块加币,省吃俭用,也仅能勉强维持几个月开销。


或许和学习经历有关,在这一代华人中,我算较能接受西方文化和社会观念的,语言适应得也较快,久而久之,有些当地人便不觉得我与他们有太大不同,我孩子同学的家长还以为我很小就来加拿大,他们常常和我拉家常,甚至说一些知心话,这也让我对他们的文化、习惯了解更多、更直观。


但并非每个同时代的大陆移民都能如此。他们中有些人主观上对“融入”认识不足,缺乏意愿和积极性,有些客观上存在语言和认知上的障碍,容易用自己的想法去理解当地人和完全陌生的新环境、新社会,虽然在加拿大住了很久,但他们口中、笔下的加拿大,却如同雾里看花,看似热闹精彩,实则未必尽然。


加拿大是个移民国家,也是个移民政策不断根据自身需要调整变化的国家,每隔几年,移民的“成色”都会发生明显变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隔代”一般。但不论是新移民、老移民,都不得不面对“认知”和“融入”这两个共同的问题。


和陶先生偶遇后,不免聊起各自的移民经历、感受。作为来加华人移民,他算是中生代晚期,但此前却经历多个国家,有较丰富的“融入”体会,听了我叙述的中生代移民故事,就建议我写出来,和大家、尤其大陆读者们分享,因为如今加拿大仍然是中国人移民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且每一个移民的背后,都不免有仍在国内的亲友、熟人,他们也关心加拿大,关心在加拿大生活的亲友,希望更多了解这片土地,以及自己亲友们真实的生活状况、心理变化。


其实陶先生的想法我并非没有想过,甚至很早以前尝试动笔,试写过一两个小故事。但我毕竟移民甚久,疏于和国内联系,与中文写作环境更近乎隔绝,担心个人能力暂不足以承担如此重任,最初不敢应承。可陶先生一再鼓励我做这件于大众有意义的事,并主动提出和我合作,以消除我的顾虑。他建议文字采用访谈的形式,将我记忆中的故事、素材,夹叙夹议地展现出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朋友,认识大洋彼岸这片生活了成千上万自己同胞、亲人的陌生土地。


在他看来,这样的方式,有助于将不同世代大陆移民所要面对,共同的、不同的问题、困难和矛盾,以及对同样问题的不同看法、认识,用“思想碰撞”的方式展现给大家,从而让更多人更直观、更细腻深入地了解移民们的生活,和生活的变化,这样的形式,不仅可反映移民“前辈”们更多的生活、心理层面,也更能贴合时代和现实的关注和需要,毕竟如前所言,时代不同了,不同文化间的沟通和“融入”等许多问题和烦恼却永远是相同或相近的。


因此让我们开始吧,由我来讲故事,并接受陶先生媒体人式的采访和问询。


28条回复

1
smit

出国两年多了,其实国外真的没啥好的!除了空气好一点,食品相对安全些。语言不通、压力大。对祖国真是恨铁不成钢啊,你说吃不放心我也能忍了,毕竟不放心自己种,这空气污染让人没法活了,哪怕这空气好一点点,我也不会背井离乡。。。。。

2
伯昏无人

我只想说,有条件移民出去的在国内也过得很好

3
Lason

得了吧,那你一直说华人在国外就是下等人,看来是你的个人经历吧?从小都没住过中国,简体字能写的这么好,佩服哦~

4
Velve

整篇文章啰嗦重复,没有实质性例子,能写这么多废话,真是佩服。

5
FrostA

出国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国,国外不是天堂,很多人适应不了,国内盗版几个买软件?物价再高,逛逛早市总不会翻垃圾箱吧?公务员的工作量?在国外挣不到钱还不如在国内不挑不拣养活自己呢,起码过年过节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在外国融入不了主流永远是二等公民。

6
北木杉

怀着积极乐观的心态 在哪都会过得好

7
饭纲纪之

有本事哪里都行

8
GM

文章作者就是个煞笔

9
仿佛若有光

移民很正常,但不能过分贬低国内,国内与发达国家比,才发展几十年,而加美等发展了一两百年了,我们的问题他们也有过,我们的社会环境是不好,而移民的人在国外生活的很好多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而国外一般人不见得幸福感很高,三,我们国家经济才发展了三十年,国家有十五亿人口,没有那个国家比我们难治理,而他们发展了百年,还有,改变国家的是靠所有人,不是等别人搞好了,你再享受,如果这样,你移民时,就不要说三道四

10
茄汁鯖魚

太他妈墨迹了,写那么多,一句正经的有用的都没写。

11
哈德门

移民好啊。看看有钱人都争抢移民就知道了。

12
Lithium锂

一天到晚说移民,一说移民就是有钱就移,怎么没人说我的英语能不能与人沟通,我能不能找到乃以生存的工作,我去那个国家我要做什么贡献觉得我是一个有用的人,不要让人憎恨我们,对我拿钱来移民,我英语什么不通,我就是来吃福利的 ,谁会欢迎这样的人

13
FASD

我也去美国两年,其实除了食品安全,空气好,我觉得其他没啥好,生活压力很大,

14
Zipon

中国人写文章的毛病:废话太多

15
Ayemo

很好的话题,可是作者写得太差了,无谓地拉长篇幅,让人不知所云。

16
中村隆太

贫贱不能移。

17
十月六号

满篇文章叨逼叨,全是废话,一句有用的话没有!这种文字能力,怪不得必须移民。

18
FionHe

无法融入,只能说明能力不够

19
MARBLE

看了半天,作者罗里吧嗦的,没看出什么主题和实质内容

20
幼太

想走的都走吧!相信祖国有一天会变成宜居国的。

21
傾慕桃子

好好改造中国,教育,医疗等等,谁吃饱了撑得跑外国。

22
古丽娜依

回去吧,以后都不要回来了

23
kurio

回去吧,既然适应不了加拿大,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24
irus。

我只想说这人绕了半天啥都没写出来。

25
Yiko

基本都想移,但是贫贱不能移。

26
榴芒茶

移民好不好跟现在的公务员职业一样。天天说它不好,但现实却是大多数人趋之若鹜

27
Lancae

废话多。一整篇下来都没讲到重点。不知所云。浪费时间

28
黄昏之月

整篇全是各类的感慨、感叹,实际内容基本等于无,根本没有切题,完全不是讲痛的,而是在讲痛楚的表情……

邀请好友加入启维

输入想邀请的好友邮箱, 启维将第一时间发送邀请码

好友1
好友2
好友3
好友4
好友5

邀请邮件已发送, 感谢您使用启维!